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曹溪学院 >> 教学组织 >> 正文
南华禅寺网络信息部义工岗位要求 为纪念六祖惠能圆寂1300周年,各大项目精彩亮相

新闻综述:曹溪佛学院发展记

作者:陈晨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6-16 点击:6521

    东汉明帝感梦求法以来,佛教在中国与中国文化及中国哲学结合,形成了中国佛教。而中国佛教本身也影响了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在这彼此影响水乳交融的历史长河中,佛教以自身独特的教育方式延续着释迦法脉,而佛教教育也成为佛教发展和延续的根本。

    三国时,戒律传入中国,以康僧会、支谦为代表的译经家融合佛道或佛儒,借助中国传统的思想来解说佛教教义,从而得到统治者的支持,为佛教教育的传播、发展获取了合法权。佛教教育活动的场所——佛寺,也相继建立。佛教早期的为译经服务的“译场”在翻译佛经的同时也承担了培养佛教僧众的作用。而寺院的成立不仅仅使佛教的传播在中华大地上有了物质保证,建立在师承关系上的佛教教育体系,也同时与弘法修行的寺院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传统的师承式教育与现代研究生的导师制相仿,法师直接面对学僧的人数不多,能够了解学僧,便于因材施教。且以德育为主,故其所培养出的僧才,多能持戒修“定”。但这种教育方式的弊端也很明显。沙弥绝大多数为糊口而出家,很少具有文化基础,修学吃力;师生各自被封闭于寺院深山,与社会接触面狭窄,使“明师”遇见“高徒”的几率进一步降低,而拜访名师的休学之路也更为艰辛;师承教育决定因素往往在师,良莠不齐的师僧群体培养出来的学僧往往也鱼龙混杂。

    19世纪中后期,佛教传统僧团组织与教育都处于衰退之中。1908年秋天,生于安徽石埭的杨文会创了立祗洹精舍,成为现在佛教学院教育的前身。培养了欧阳渐、梅光羲、桂伯华、李政刚、释太虚、仁山等一代佛学精英,共二十余名学生。学堂分内、外两班,外班以普通学为主,兼学佛,为佛教寺院主办的社会教育,旨在扩大影响;内班则明确是为了提高僧尼素质而兴办的僧教育,仿照小学、中学、大学之例分三等,其中高等班学律、禅、净专门之学,三年后能讲解如流者,准受菩萨戒,换牒。

    在随后的岁月里,兴办新式的佛教教育机构成为中国佛教界共同的理念。到新中国成立时,中国的新式佛教教育机构已经具有一定的规模,如:支那内学院,闽南佛学院等等,并探索出一条可行的僧才培养道路。1948年禅门巨擘虚云老和尚见僧众大多不明教理,修行上也就迷茫困顿,认为“僧格若未铸造,弘法亦添烦难",因此在南华禅寺创僧伽教育,开设“南华律学院”,以期从戒律入手来铸造僧材,时学僧之中,亦不乏弘法大将,如美国的宣化、知定法师等。故曹溪南华享有“禅门洙泗”之誉由来不虚。但岁月沧桑,世事无常,风云的变换总是带来一分衰败,但同时也是带来一分希望。

   十年浩劫之后,中国佛教教育事业百废待兴。佛教事业的发展迫切需要大量优秀的僧才来支撑新形势下佛教大发展的需要。而此时的曹溪也再次焕发昔日之气象,鉴于当时出家的僧众学识上多有欠缺,弘法的资粮亦不足,住持惟因老和尚高瞻远瞩,克服重重困难,于1983年首开广东现代僧伽教育之先河,开设僧伽培训班,十年间,培养出一批青年佛子,现弘化于全国各地,曹溪禅风也得以重振。2000年5月正式定名为“广东曹溪佛学院”的新式佛教院校在1500年的南华禅寺挂牌成立。但此时的曹溪佛学院也如岭东佛学院,云门佛学院等佛学院一样都是只具有中等佛学院校办学资格。曹溪,乃至广东太需要一所高等佛教院校了。

    中等宗教院校和高等宗教院校有什么区别呢?

    宗教院校设立办法规定设立中等宗教学校应符合下列标准:招生对象至少具备普通初级中学学历;任课教师总数不少于学生总额的8%,其中至少50%为专职教师;有独立的教学场所,其建筑设施应保证教学和师生的宗教生活、日常生活、体育锻炼等方面的基本需求,并符合国家有关规划、建设、消防等方面的规定;有必要的教学设备,适用图书不少于2万册;有必要的办学资金。而设立高等宗教学院应符合下列标准:招生对象至少具备中等宗教院校或普通高级中学学历,或具有同等学力;任课教师总数不少于学生总额的10%,其中至少50%为专职教师;有独立的教学场所,其建筑设施应保证教学、研究和师生的宗教生活、日常生活、体育锻炼等方面的基本需求,并符合国家有关规划、建设、消防等方面的规定;有必要的教学设备和现代化教学器材,适用图书不少于3万册;有必要的办学资金。可见国家对于佛教教育事业的要求是很严格的,这对于佛教整体素质的提高,教学质量的保证无异提供了法律支持和政策支持。

    曹溪佛学院复办以来经过9年的努力,先后已毕业了四届预科,三届禅宗专科和一届本科,毕业僧人数270余名,现有来自广东、福建、上海、湖南、江西、黑龙江、吉林、河北、内蒙、云南等16个省市地区的学僧共130余人,均具有高中以上学历。曹溪佛学院现有师资共34人,其中出家法师24人,在家老师10人。出家法师很多毕业于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国佛学院等高等学府,而在家老师也都来自国内各个高校。学院还聘请如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曾文教授来未我院学僧授课,现代禅宗高僧本焕老和尚亦出任曹溪佛学院的院长并曾多次为学院僧众开示讲法。古时僧人未拜访名师跋山涉水不远万里,而今天在曹溪佛学院里面足不出户就可以听闻高僧大德的讲经说法,这又是何等深厚的福报啊! 

  曹溪佛学院秉持“知恩报恩”的校训及“学院丛林化、丛林学院化、学修一体化”的办学方针,发扬“和合、精进、严谨、奉献”的校风,努力培养和造就一支热爱祖国、接受党和政府领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有相当佛教学识、立志从事佛教事业并能联系四众弟子的佛教教职人员队伍;使学生具有大学本科程度以上的文、史、哲知识水平,成为德(包括宗教情操)、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和适应国家和佛教需要的佛教禅学学术研究人才、佛教禅学专业教学人才、海外联谊和国际佛教禅学交流人才以及寺院高级管理人才。

    复办以来,南华禅寺方丈传正大和尚为曹溪佛学院的发展倾尽心力。先后建设了使用面积2700平方米的三层教学楼;藏书4万余册的三层图书馆;卧房40间、客厅十间的学生宿舍;两栋标准设施的法师楼。现在正在兴建的禅修中心、新宿舍楼、研究中心、学员活动中心等配套设施将为曹溪佛学院的发展添砖加瓦,成就一个现代化的多功能的可以向广大学僧提供更好休学环境的曹溪佛学院。传正方丈身兼院长一职,带领学僧除了上课、坐香,过堂,上殿、禅七等经常性佛教休学活动外,为丰富学僧的生活,在学院内举办了书法比赛、演讲比赛、体育比赛,禅宗文化节,禅悦行夏令营等活动。并每年都组织学僧到各地的寺院拜访高僧大德,做修学旅行。传正院长为培养出优秀的佛教人才,打造一个规范的佛教教学场所,专门制订了佛学院的各项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监督,规范学院教学。每年南华禅寺都向曹溪佛学院提供大量资金并制度化执行,以确保佛学院运作没有后顾之忧,另设立奖学金制度,奖励每学期成绩优秀者以兹鼓励,且创办《曹溪水》专刊,将法师及学员文章刊登于此,增加学院的文化建设,扩大对外宣传。今年,曹溪佛学院将兴办研究生班,从而佛学院的发展将更上一个新的台阶。此次申报国家高级佛学院既是发展的必然,也是广东佛教发展的需要,同时也是曹溪佛学院对自身硬件、软件设施的一种自信表现。事不过三,已经两次兴废的曹溪佛学院在这新的时代,根植于有着悠久历史和深厚文化底蕴的南华禅寺,毕将得到法乳滋养,开花结果,成遮天蔽日之态。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饱经沧桑的南华禅寺经历1500年仍然屹立于宝林山下。无论朝代更替、寺院兴废,六祖慧能大师的真身都未离开过这里。六祖慧能为什么要留真身在这南华禅寺内。正法眼藏,传佛心性。慧能大师在,我佛心性就在;心性在,慧能大师就在;慧能大师在,南华禅寺就在;南华禅寺在,我佛心性就在,即便有一天佛教不存,只要心性还在,龙华树下弥勒菩萨自会降生人间。而这曹溪佛学院便是这南华禅寺结出的一颗硕果,曹溪一脉也必将因此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