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般若文库 >> 解脱成就 >> 正文

学道犹如守禁城,紧把城头战一场

作者:虚云老和尚 来源:《虚云和尚全集》 更新时间:2017-09-15 点击:452


  七天的辰光已去了四天,诸位都很用功,有的做些诗偈到我那里来问,这也很难得。但是你们这样的用功,把我前两天说的都忘却了。昨晚说“修行无别修,只要识路头”。我们现在是参话头,话头就是我们应走的路头。我们的目的是要成佛了生死,要了生死,就要借这句话头作为金刚王宝剑,魔来魔斩,佛来佛斩,一情不留,一法不立,那里还有这许多妄想来作诗作偈、见空见光明等境界?若这样用功,我不知你们的话头到那里去了?老参师父不在说:“初发心的人,要留心啊!”

  我因为怕你们不会用功,所以前两天就打七的缘起、及宗门下这一法的价值和用功的法子,一一讲过了。我们用功的法子就是单举一句话头,昼夜六时,如流水一般,不要令他间断,要灵明不昧,了了常知,一切凡情圣解,一刀两断。

  古云:“学道犹如守禁城,紧把城头战一场。不受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这是黄檗禅师说的,前后四句,有二种意义。前两句譬喻,说我们用功的人,把守这句话头,犹如守禁城一样,任何人不得出入,这是保守得非常严密的。因为你我每人都有一个心王,这个心王即是第八识。八识外面还有七识、六识、前五识等。前面那五识。就是那眼、耳、鼻、舌、身五贼,六识即是意贼,第七识即是末那,它(末那)一天到晚,就是贪着第八识见分为我,引起第六识,率领前五识,贪爱色、声、香、味、触等尘境,缠惑不断,把八识心王困得死死的,转不过身来。

  所以我们今天要借这句话头(金刚王宝剑),把那些劫贼杀掉,使八识转过来成为大圆镜智,七识转为平等性智,第六识转为妙观察智,前五识转为成所作智。但是,最要紧的就是把第六识和第七识先转过来,因为它有领导作用。它的力量,就是善能分别计量。现在你们作诗作偈、见空见光,就是这两个识在起作用。我们今天要借这句话头,使分别识成妙观察智,计量人我之心为平等性智,这就叫做转识成智,转凡成圣。要使一向贪着色、声、香、味、触、法的贼不能侵犯,故曰如守禁城。

  后面的两句,“不受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的譬喻,即是我们三界众生沉沦于生死海中,被五欲所缠,被尘劳所惑,不得解脱,故拿梅花来作譬喻。因为梅花是在雪天开放的,大凡世间万物都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冬天的气候寒冷,一切的昆虫草木都已冻死或收藏。尘土在雪花中也冷静清凉,不能起飞了。这些昆虫草木、尘土灰浊的东西,好比我们心头上的妄想分别、无明、嫉妒等三毒烦恼。我们把这些东西去掉了,则心王自然自在,也就是如梅花在雪天里开花吐香了。

但是,你要知道,这梅花是在冰天雪地里而能开放,并不是在春光明媚或惠风和畅的气候而有的。你我要想,心花开放也不是在喜怒哀乐和人我是非之中而能显现的。因为我们这八种心若一糊涂,就成无记性;若一造恶,就成恶性;若一造善,就成善性。无记有梦中无记和空亡无记。梦中无记,就是梦中昏迷时,惟有梦中一幻境,日常所作一无所知,这就是独头意识的境界,也就是独头无记。空亡无记者,如我们现在坐香,静中把这话头亡失了,空空洞洞的,糊糊涂涂的,什么也没有,只贪清净境界,这是我们用功最要不得的禅病,这就是空亡无记。

  我们只要二六时中把一句话头,灵明不昧、了了常知的,行也如是,坐也如是。故前人说:“行也禅,坐也禅,语默动静体安然。”寒山祖师曰:“高高山顶上,四顾极无边。静坐无人识,孤月照寒泉。泉中且无月,月是在青天,吟此一曲歌,歌中不是禅。”你我大家都是有缘,故此把这些用功的话再与你们说一番,希望努力精进,不要杂用心。

  我再来说一公案。昔日鸡足山悉檀寺的开山祖师,出家后参礼诸方,办道用功,非常精进。一日寄宿旅店,闻隔壁打豆腐店的女子唱歌曰:“张豆腐,李豆腐,枕上思量千条路,明朝仍旧打豆腐。”这时这位祖师正在打坐,听了她这一唱,即开悟了。可见得前人的用功,并不是一定要在禅堂中才能用功,才能悟道的。修行用功,贵在一心,各位切莫分心散乱,空过光阴,否则,明朝仍旧卖豆腐了。

  • 上一篇文章:参禅警语
  • 下一篇文章:星云大师解说《金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