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南华禅寺 >> 南华资讯 >> 正文
南华禅寺网络信息部义工岗位要求 为纪念六祖惠能圆寂1300周年,各大项目精彩亮相

“禅净双修”漫谈

作者:法平法师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04-07 点击:747


 

  佛教传入中国后,经历了漫长的中国化过程,在隋唐时期形成了天台宗、三论宗、唯识宗、律宗、华严宗、密宗、净土宗、禅宗等八大宗派。但是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唯识宗、三论宗等各大宗派或凋零、或衰退,唯有净土宗与禅宗深深扎根于中国社会。发展至今,在中国佛教中依然极具代表性。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二者适应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并进行了重要的改造。对此,陈寅恪先生曾说:“释迦之教义,无父无君,与吾国传统之学说,存在之制度,无一不相冲突。输入之后,若久不变易,则绝难保持。是以佛教学说,能于吾国思想史上,发生重大久远之影响者,皆经国人吸收改造之过程。其忠实输入不改本来面目者,若玄奘唯识之学,虽震动一时之人心,而卒归于消沉歇绝。”(《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下册审查报告》,《金明馆丛稿二编》,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283页)诚哉斯言!


  净土宗以“末法思想”为基础,认为众生原本清净的心灵受到了污染,须借助阿弥陀佛的力量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因此,念佛是净土宗的主要修行方式,这要求修行者称名口念,其最高境界即是达致一心不乱,也就是念佛三昧。关于此点,《佛说阿弥陀经》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禅宗在唐代初期已经兴起,于晚唐时期发展到全盛。作为最为中国化的佛教宗派之一,禅宗不拘修行,并对佛教的教义做了重要的革命性的诠释,这从六祖惠能的《坛经》中就可以看出来。在《坛经》的思想中,我们可以看到,禅宗主张的是明心见性,顿悟成佛,讲求的是自性自度。


  因此,禅宗和净土宗有诸多不同,其主要表现有三个方面,第一,禅宗强调自力,主张依靠自己的力量觉悟,而净土宗强调依靠他力,也就是佛菩萨的力量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第二,禅宗主张唯心净土,认为心净则国土净,而净土宗宣说西方净土;第三,修行方式也有很大不同,禅宗的方式主要是修禅,通过修禅悟般若智慧,一念就可以达到佛地,净土宗的修行方式是念佛,希望通过念佛令一心不乱。


  但是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禅、净却有一个融合的过程。作为重要的修行法门,在东晋时期,禅、净就已开始融合。东晋时期的著名高僧慧远提倡念佛禅,他著有《念佛三昧诗集序》,提出在所有的禅定中“功高易进,念佛为先”。他的念佛主要是观想念佛,而非持名念佛,但是在修行的实践中,慧远却融合了禅定与念佛。发展至唐代,禅宗与净土宗的分歧凸出。尽管禅宗反对净土的念佛法门,但是念佛法门简单易行,影响力大,禅宗不得不重视念佛法门。在这种形势下,一些禅僧也拿来净土宗的念佛法门,这样,二者之间就有了一种调适,因而,宗密在《禅源诸诠集都序》中论述了禅净之统一,从中可以看出,禅宗通过对自身进行改革,开始有意识的选择净土宗的修行方法。不过,这时的禅净双修还不是潮流。到了宋代,永明延寿的出现,才推动了禅净合流的历史进程。


  永明延寿,字冲元,王姓,本是江苏丹阳人。他因为自幼信佛,戒杀放生,擅自动用库钱买鱼虾等物放生而被判为死刑。但由于他临死不惧,遂得免,于是出家,以后成为法眼宗的法孙。延寿主张各宗融合,因此,写了八十万字的《宗镜录》,以融合各宗。对于净土,他更是非常喜欢。为调和禅净分歧,论述禅净一致,他著有《万善同归集》,“万善”指的是所有的与善相应的思想和行为,而“同归”指的是共同归趣的真理,也就是实相,“万善同归”的本义在于通过对佛法义理的圆融阐述,会归净土念佛实践。同时,为克服禅宗人士对于净土宗的偏见,延寿写下了著名的四料简:“有禅有净土,犹如带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做佛祖。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有禅无净土,十人九磋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料简”即抉择之义,这其实是永明禅师对禅宗与净土的抉择。“四料简”通过阐明净土与禅宗在修行上的关系,为禅净双修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持,因而这是禅净双修理论开始形成的重要标志。在这四料简中,禅师提出四种情形:第一种是既修行禅宗,即达到明心见性,又能修行净土法门,这是最理想的;第二种是只修行净土的念佛法门,这也是比较好的选择;第三是只修行禅宗的法门,但不修行净土,他说不靠佛力,试图依仗自力是很难成功的;第四,如果既不修禅又不修净土。那就万劫千生中都没有个人依怙了。对此,印光法师有重要的开示。他说,“以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为宗旨,世人每每以此为平常无奇,逐以宗门参究之法为殊胜,而注重于开悟,不注重信愿求生,美其名曰禅净双修。究其实,则完全是无禅无净土。何以言之?不到大彻大悟,不名有禅。今之参禅者,谁是真到大彻大悟地位?由注重于参。逐将西方依正庄严,通通会归自心,则信愿求生之念毫无,虽名之曰念佛。实则与念佛之道相反。或又高张其辞曰。念实相佛。实相。虽为诸法之本,凡夫业障深重,何能做到?弄到归宗,禅也靠不住,净也靠不住。”


  此外,永明延寿还强调唯心净土,并对“持名念佛”给予肯定,比如他在《万善同归集》中说:“识心,方生唯心净土,着境,只堕所缘境中”,“唯心念佛,以唯心观,遍该万法。既了境唯心,了心即佛,故随所念,无非佛矣”。他还说:“唯心念佛,以唯心观,遍该万法,既了境唯心,了心即佛,故随所念,无非佛矣。”


  假如说作为禅僧的永明延寿是从禅宗的角度会归净土法门的话,明末四大家之一的云栖祩宏则是基于净土立场,对禅净双修进行了圆满的回答。云栖祩宏一生弘扬净土,弘扬称名念佛法门,不仅不反对参禅,而且弘扬禅净双修,是关于禅净双修理论与实践的集大成者之一。他认为,念佛并不妨碍参禅。在《竹窗二笔》中,他指出:“古谓参禅不碍念佛,念佛不碍参禅。又云:不许互相兼带。然亦有禅兼净土者,如圆照本真歇了、永明寿,黄龙新慈受深等诸师,皆禅门大宗匠,而留心净土,不碍其禅。故知参禅人虽念念究自本心而不妨发愿,命终时往生极乐。所以者何?参禅虽得个悟处,倘未能如诸佛住常寂光,又未能如阿罗汉不受后有,则尽此报身,必有生处,与其生人世而亲近明师。孰若生莲华而亲近弥陀之为胜乎?然则念佛不惟不碍参禅,实优于参禅也。”云栖祩宏认为不论是参禅还是念佛,都只是手段,二者没有冲突,比如他在《云栖法汇·遗稿》三《杂答》中说:“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今之执禅谤净土者,却不曾真实参究;执净土谤禅者亦不曾真实念佛。若各各做功夫到彻底穷源处,则知两条门路原不差毫厘也。”而且祩宏认为在“禅净双修”中,专一非常重要,他在《竹窗二笔》中说,“米元章谓学书须是专一于是,更无余好,方能有成。而予闻古之善琴者,亦谓专攻三二曲,始得入妙。斯言虽小,可以喻大,佛言制心,一处无事,不办是故,心分两路,事不归一,情专志笃,三昧速成,参禅念佛人不可不知。”这是说,不论是学习书法还是学习弹琴,一开始都是专攻一二,从小到大,只有用情专一,才能三昧速成,因此“参禅念佛人不可不知”。


  通过分析禅、净土各自的特点以及禅净双修的简要历史,我们可以发现,禅宗和净土宗都是具有强烈的中国精神的宗派,都希望能够适应中国人的心理并能够发扬光大,虽然二者有分歧,但是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却自然而然的走向了合流并最终成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这一过程,肇始于晋,发展于唐,鼎盛于宋,完成于明。自明代以后,直至今天,禅宗与净土宗依然是中国汉传佛教发展最为强劲的两大宗派。因此,我们可以说,在中国佛教史上,“禅净双修”是历史的发展,是文化的融合,是社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