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禅宗五家 >> 临济宗 >> 正文

临济禅机 千古风流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佛教禅宗网 更新时间:2014-06-12 点击:3258

  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踢踢翻鹦鹉洲。

  有意气时呈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这首意气风发、气势宏阔的偈子,是后人颂扬临济义玄禅师的。

  一千多年前的唐朝末叶,义玄禅师从江南北上,来到了北方的滹沱河畔,住持临济寺。

  一日,镇州节度使王绍懿来到寺中,在僧堂前,他问:“这一堂僧人还看经么?”

  临济义玄摇摇头:“不看经。”

  王绍懿再问:“还学禅么?” 临济禅师说:“不学禅。”

  王绍懿大惑不解:“经又不看,禅又不学,毕竟作个什么?”

  临济义玄道:“总教他们成佛作祖去。”

  好一个“总教他们成佛作祖”,充分展示了临济禅者超佛越祖、昂扬如王、天下地上唯我独尊的气概。

  因此,临济义玄被誉为禅宗之王。

  盛唐时期, 六祖慧能高扬“顿悟成佛”的大旗,一举改变了汉传佛教的格局,他所创建的南禅龙腾虎跃,宗师辈出,一花五叶,开出了临济、沩仰、曹洞、云门、法眼五大宗派。于是,禅宗几乎成了中国佛教的代名词——所谓中国佛教,特质在禅。尤其是义玄大师肇建于河北正定的临济一宗,在其他宗派的竞争、砥砺下,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于宋代推陈出新,又开创了黄龙、杨岐两大流派,最终完成了禅宗“五家七宗”的格局。

  临济宗何以能繁盛千年,风流千古?

  泐潭洪英是临济宗黄龙派的重要禅师,北宋时期,他住持在江西泐潭山。一天,寺院里的几个负责管理日常事务的知事起了纷争。洪英禅师的劝解也未能将风波平息。于是,他立刻请维那鸣钟召集大众,说道:“知事纷争,是因为住持无德无能,我有愧黄龙先师。因此,无颜再存活于世了。”他简单回顾了自己的生平之后,嘱咐大家:“我入灭后火化,把骨灰放在普同塔里(存放普通僧人骨灰的地方)。不管生死,我都不离开大众。”说完,他进入灭尽定,溘然长逝。

  为了以身教导弟子, 洪英禅师竟然以甚深禅定功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以自己肉体的死亡,唤醒大众,成就众人的法身慧命。

  清朝初年,四川籍禅僧破山海明,每每阅读祖师公案,如银山铁壁,无下口之处。他心中恰似堵了一团烂麻线,理也理不清,扔也扔不掉,终日憋闷。他先后参拜了多名禅林尊宿,却无人能为他医治好心中的疑惑。后来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病自己医,自己的烦恼自己断。他当时住在湖北破头山,暗暗立下誓言,要“克期取证”——以七天为限,若不开悟,便自行了断!他昼夜用功到第五日,依然未能开悟。于是,他来到山顶,站在数十丈高的悬崖边上,对着天地发誓: 悟与不悟,性命就在今日!他在悬崖最边上坐了下来,一心参禅。时至未时,他进入了一种人境俱忘的境界,眼前哪里还有山峰、悬崖?也没有顽石、草木,惟见一 片清平世界。他举足经行,不觉坠入深渊……

  说来也怪,他从几十丈高的悬崖上掉了下来,却如同下炕沿一般,仅仅扭伤了左足。就在那脚腕一阵疼痛传来之时,他顿觉从前心中堵塞之物,泮然冰释——破山海明因此大彻大悟了!

  ——这就是临济禅者,为法忘躯,不惜身命。正是有了这种大无畏的气概,千百年来,临济宗行人全提佛祖正令,续佛慧命,演绎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历史大戏:

  忽必烈的蒙古铁骑挥戈南下,南宋王朝土崩瓦解。元军逼近乐清,所有的人四散而去,只剩下无学祖元一个人守护在能仁寺。 这天,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元兵冲进寺中,然而,无学祖元依旧端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好像面前张牙舞爪的军士压根不存在一样。

  要知道,蒙古大军嗜杀成性,经常屠城,所到之处百姓肝脑涂地,血流成河!因此,无学祖元对他们的视而不见,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最大的寻衅!于是,那位性情残暴、杀人无数的首领勃然大怒,“唰”的一声抽出利刃,架在了祖元禅师的脖子上……

  这时,无学祖元徐徐睁开眼睛,淡淡一笑,泰然自若地吟诵道:

  “乾坤无地卓孤筇,且喜人空法亦空。

   珍重大元三尺剑,电光影里斩春风。”

  面对这个从容镇定不怕死的和尚,那些杀人不眨眼的人反而犹豫不安起来。最终,那些元兵为祖元的道力所慑,气焰顿消,悄然而去。

  以佛心化解杀戮,坦然面对外魔,也只有悟道的禅者才能做到。

  后来,无学祖元东渡日本,开创了日本禅林最大的门派——“佛光派”。

  公元 1235 年,日本禅僧圆尔弁圆不远万里航海来到中国,他慕名上了浙江径山,求学于当时中国第一禅匠——临济宗传人无准师范(无学祖元之师)。

  临济宗被称为“棒喝门庭”,家风严峻,禅机凛冽。无准师范对来自遥远的扶桑之国的留学僧圆尔,也不宽容,照样施以恶辣锤钳锻之炼之。一日,他以“竹篦公案”考问圆尔,圆尔开口便错,无准师范手持竹篦,没头没脑地打了下来——

  “嘭、嘭、嘭、嘭……”竹篦雨点般的落在圆尔头顶、前额、脸颊……直到将他打倒在地,气息奄奄,无准师范也不停手,继续痛揍,生生打瞎了圆尔的一只眼睛!

  就在圆尔被打得即将失去知觉之际,突然之间,一道亮光从他心灵深处爆发出来——终于彻悟了禅宗心要!

  这就是临济家风:全机大用,棒喝齐施,虎骤龙奔,星驰电掣。转天关,斡地轴,负冲天意气,用格外提持。卷舒纵,杀活自在!要识临济么?晴天轰霹雳,陆地起波涛。入夜歌明月,侵晨舞白云。

  在白云缥缈的深山大川,在曲径通幽的都市禅房,禅僧或结茅峰顶,品尝清泉甘冽; 或静坐僧堂,体悟心头灵光。在山野,他们结松鹤以为友,纳猿猴以为邻,得阳光雨露之化育,经风霜雨雪之洗礼;在闹市,他们谈禅吟诗颇具名士之风采,玄言机锋展现禅者之妙趣。行如云飞,止如幽潭,自由自在,随遇而安……

  唐宋以降, 禅宗逐渐渗入中国文化深层,推动了儒、道二家的鼎新——就连新儒学启蒙人物周敦颐都说,自己所领悟到的心法,实则源自黄龙慧南(临济宗黄龙派创始人)。而被日本尊为三大主流文化的禅,也是临济宗最先传入,并成为了日本禅宗的主流。

  (本文系张志军居士新著《禅机·领悟》丛书前言,有删节。)

  • 上一篇文章: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袁州杨岐山普通禅院会和尚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