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历代高僧 >> 正文

宗鉴法林——卷七

作者:集云堂 编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28 点击:2506

  旁出诸祖

  牛头法融禅师(四祖信嗣)

  因四祖到山。入庵后见虎迹便作怕势。师曰和尚犹有者个在。祖曰者个是甚么。师于言下有省。自后百鸟不复衔花。

  雪窦显代融但亦作怕势。又云。洎合放过。 僧问牛头未见四祖因甚百鸟衔花。南泉愿云。为渠步步蹋佛阶梯。 赵州云。饱柴饱水。 大沩喆云。寒毛卓竖。 法林音云。汉地山河在。 又问。见后因甚百鸟不来。泉云。直饶不来。犹较王老师一线道。 州云。饱柴饱水。 沩云。额头汗出。 林云。秦宫草木秋。

  牛头峰顶锁重云。独坐寥寥寄此身。百鸟不来春又去。不知谁是到庵人。(明觉显)

  紫气氤氲透白云。因逢宗匠指迷津。衔花百鸟空惆怅。不见庵中旧主人。(杨无为)

  花落花开百鸟悲。庵前物是主人非。桃源咫尺无寻处。一桌渔蓑寂寞归。(张无尽)

  一榻萧然傍翠阴。昼扃松户冷沉沉。懒融得到平常地。百鸟衔花无处寻。(祖印明)

  寥寥风月卧烟霞。百鸟从兹不献花。仁义尽从贫处断。世情偏向有钱家。(梦庵信)

  水因有月方知静。天为无云始觉高。独坐孤峰休更问。此时难着一丝毫。(别峰印)

  雨前不见花间叶。雨后浑无叶底花。蝴蜨纷纷过墙去。不知春色属谁家。(孤峰深)

  着鞭骑马去。空手步行归。寂寞庵前路。衔花鸟不飞。(铁山仁)

  月满陂池翠满山。寻常来往百花间。一回蹋断来时路。岭上无云松自闲。(懒牧成)

  宣州安国玄挺禅师(牛头威嗣)

  因僧问五祖。真性缘起其义云何。祖默然。时师侍立乃曰。大师正兴一念。问时是真性中缘起。僧大悟。

  径山杲云。未兴一念问时不可无缘起也。时有僧云。未兴一念时唤甚么作缘起。妙喜云。我也祇要你与么道。 天宁琦云。昆仑奴着铁裤。打一棒行一步。 灵岩储云。尽道黄梅就下平高。殊不知脚头太险。者僧祇顾万仞岩头进步。那识身在帝乡挺禅。妙喜一人点即不到。一人到即不点。

  天柱崇慧禅师(牛头威嗣)

  因僧问。达磨未来此土时还有佛法也无。师曰。未来且置。即今事作么生。曰某甲不会乞师指示。师曰万古长空一朝风月。僧无语。师复曰阇黎会么。曰不会。师曰自己分上作么生。干它达磨来与不来作么。它家来。大似卖卜汉。见汝不会为汝锥破卦文。才生吉凶尽在汝分上。一切自看。僧曰如何是解卜底人。师曰汝才出门时便不中也。

  万古长空谁下脚。一朝风月休拈却。一拳拳倒卖卜人。门外腾腾自寥廓。(云林辂)

  天柱因僧问。如何是大通智胜佛。师曰。旷大劫来未曾壅滞。不是大通智胜佛是甚么。曰为甚么佛法不现前。师曰。祇为汝不会。所以成不现前。汝若会去。亦无佛可成。

  剖羲一云。掀倒天关。蹋翻地轴。不无天柱。争奈者僧久滞不通。孤负来机。劳它心力。

  润州鹤林玄素禅师(牛头威嗣)

  因僧敲门师问是甚么人。曰是僧。师曰。非但是僧。佛来也不着。曰佛来为甚么不着。师曰无栖泊处。

  宝寿方云。鹤林与么道。将谓立在高高山顶。殊不知被者僧推在万丈深渊里多少时了也。

  十月清霜重。临风彻骨寒。苦无栖泊处。摆手出长安。(松源岳)

  道个佛来也不着。骨头节节是黄金。不消三拜勘破了。鹤唳空山竹满林。(自默恭)

  白日闭门常独坐。虚堂时卷夜明帘。懒随人事忘迎送。落木金风霜信严。(幻寄庭)

  牢关把住击难通。佛祖都来总不容。若是金毛师子子。翻身蓦过太虚空。(颐石圆)

  杭州径山国一道钦禅师(鹤林素嗣)

  马祖遣人送书到。书中作一圆相。师发缄见。遂于圆相中着一点。却封回。忠国师闻乃曰。钦师犹被马师惑。

  保福展云。甚处是惑处。作么生得不惑。 雪窦显云。径山被惑且置。若将呈似。国师别作个甚么伎俩免被惑去。有老宿云。当时坐却便休。亦有道但与画破。若与么。祇是不识羞。敢谓天下老师各具金刚眼睛。广作神通变化。还免得么。雪窦见处也要诸人共知。祇者马师当时画出。早自惑了也。 五祖戒云。两采一赛。又云。三人指路拟何为。 沩山喆云。还识马祖径山么。一点水墨两处成龙。国师道钦师犹被马师惑。可谓千里同风。不见道手执夜明符。几个知天晓。 径山杲云。马祖仲冬严寒。国一孟夏渐热。虽然寒热不同。彼此不失时节。国师因甚道钦师犹被马师惑。无风荷叶动。决定有鱼行。 天宁琦云。圆相中着点。日月无光。天地黯黑。初未惑钦师。马师先自惑。累及老南阳。也一场狼藉。良久云。平生肝胆向人倾。相识如同不相识。 古南门云。古南有三十棒。一打马师不应自惑。二打钦师不应被惑。三打雪窦不应判惑。更有一棒款款与诸人道破。 崇先奇云。马师草草问候。钦师万字折点。虽然往复无差。转见道路周遮。总谓忠国师道钦师犹被马师惑。殊不知字经三写乌焉成马。

  马祖当时验径山。同风微露密机关。无端却被南阳老。平地坑人似等闲。(佛印元)

  被惑之言事有由。神交千里芥针投。谁知解使云通信。我不然兮石点头。(照觉总)

  自惑惑人非草草。不失时节通一好。蹋着草索骨骨惊。只为当初被蛇咬。(云林辂)

  国一因马祖遣智藏来问。十二时中以何为境。师曰待汝回去时有信。藏曰即今便回去。师曰。传语马大师道。却须问取曹溪。

  云居庄云。马师大似埋兵挑斗。国一可谓遇变出奇。者僧虽善通使命。要且劳而无功。蓦拈拄杖画一画云。三级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夜塘水。 本觉一云。马祖暗度金针。径山明穿玉线。若非者僧。怎识文彩全彰。仔细看来。姹女已归霄汉去。呆郎犹向火边蹲。

  国一因唐代宗亲加敬礼。一日在大内见帝来乃起立。帝曰师何以起。师曰檀越何得向四威仪中见贫道。

  径山杲云。不向四威仪中。又如何见国一。

  立任威仪外。全身在里头。重重赐龙袖。难掩面门羞。(西岩惠)

  万乘君王一国师。寻常不离四威仪。山长水远空相忆。黄叶吹风人未归。(闲极云)

  杭州鸟窠道林禅师(国一钦嗣)

  因侍者辞往诸方学佛法去。师曰若是佛法老僧亦有少许。曰如何是和尚佛法。师拈起布毛吹一吹。侍者大悟。

  大沩秀云。可惜者僧认他口头声色以当平生。殊不知自己光明盖天盖地。 神鼎諲举了遂于身上拈布毛吹云会么。久后不得辜负老僧。 径山杲云。沩山与么批判。也未梦见鸟窠在。 天宁琦云。侍者能于拈起布毛处便喝。免致诸方检点。我恁么道也是为他闲事长无明。

  白凤烟霞控鸟窠。骊龙珠曜祖山河。当初拈起布毛意。体用毗卢些子多。(克符道者)

  鸟窠拈起布毛吹。一道寒光对落晖。虽是老婆心意切。悟来犹在半途归。(石门易)

  无风匝匝起波痕。碧髻罗纹正眼观。恰值黄河三冻锁。那罗延窟见龙蟠。(云居祐)

  鸟窠吹布毛。红日午方高。赵王因好剑。合国人带刀。(真净文)

  老倒忘机是鸟窠。西湖湖上控烟萝。布毛吹起无多子。铁眼铜睛不奈何。(宝峰干)

  眼中难着透金尘。悟了今人即古人。大地撮来如粟米。一毛头上现全身。(佛鉴勤)

  布毛一吹。当下知归。冷光遍地。独露针锤。(楚方安)

  游骑纷纷骤晓风。将军施令在城东。拈来金镞些儿妙。射破花心一点红。(涂毒策)

  长林幽鸟谩嘈嘈。媆柳临风舞翠涛。富贵春城谁不受。引人徐步上林皋。(三宜盂)

  一向曾无刀斧痕。还他本色住山人。无端节外生枝者。惹得平空祸到门。(孝如元)

  鸟窠因白居易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曰三岁孩儿也解恁么道。师曰。三岁孩儿虽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

  法林音云。趁出淫房。未还酒债。自不契他。居易如今一般汉。坐在明白地上。唤作鸟窠为他说一上佛法得么。

  恶无相貌善无形。皆自心田长养成。不动锋铓轻剔破。菩提烦恼等空平。(无量寿)

  袁州蒙山道明禅师(五祖忍嗣)

  因趁六祖卢行者至大庾岭。祖置衣于石上。师举之不动乃曰。我为法来。非为衣来。愿行者开示。祖曰。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师大悟。作礼曰。上来密语密意外。更别有意旨否。祖曰。我今为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汝边。

  法林音云。行者深无去就。被个孟八郎轻轻一拶。便自立地放尿。如今二千年来。大庾岭头底衣钵不知还在否。致今无限无限衲僧。个个瞠开眼睛。单单祇要见本来面目。真堪笑煞。

  正当恁么时。历劫不曾迷。步步趋三界。归家永绝疑。(龙门远)

  堂堂妙相绝锱铢。善恶都忘见也无。万里云收天界净。海心无浪月轮孤。(佛性泰)

  夜深传付老卢衣。恨杀黄梅老古锥。向道赶人休赶上。果然落节一番归。(雪溪戒)

  十八佳人入绣房。灯前无暇叙炎凉。风流不是言传得。端在侬家自主张。(六愚吉)

  嵩山慧安国师(五祖忍嗣)

  因坦然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何不问取自己意。曰如何是自己意。师曰当观密作用。曰如何是密作用。师以目开合示之。然于言下知归。

  阿䘄云。言下知归。者僧早负自己。乃合掌云。䘄侬不敢望诸人与安国师相见。

  提镫觅火外边寻。指示分明在己身。蓦地顶门开正眼。不从自己不从人。(灵鹫诚)

  嵩岳破灶堕和尚(安国师嗣)

  因嵩山有庙甚灵。殿中惟安一灶。师以杖敲三下曰。咄。此灶祇是泥瓦合成。圣从何来。灵从何起。恁么烹宰物命。又打三下。灶乃倾堕。须臾有青衣峨冠设拜曰。我本此庙神。久受业报。今蒙师说无生法。得脱此处生天。师曰。是汝本有之性。非我强言。僧问。某甲久侍左右。未蒙方便。灶神得何宗旨便乃生天。师曰。我祇向伊道是泥瓦合成。别无道理为伊。僧伫思。师曰会么。曰不会。师曰本有之性为什么不会。僧作礼。师曰。堕也堕也。破也破也。后有举似安国师。国师叹曰。此子会尽物我一如。

  祸福威严不在灵。残杯冷炙飨何人。一从去后无消息。野老犹敲祭鼓声。(龙门远)

  倚灶为灵不自灵。灵踪断处一堆尘。野老不来敲祭鼓。打正因邪别是春。(佛灯珣)

  摩天鸩鸟九头毒。护世那吒八臂长。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南崖胜)

  遭他一击便低头。空戴儒冠学楚囚。好看云空山岳露。溪声不断水长流。(普慈云)

  破灶因僧从牛头处来。师问来自何人法会。僧近前叉手绕师一匝而出。师曰牛头下不可有此人。僧乃过师左边叉手而立。师曰果然果然。僧却问。应物不由它时如何。师曰争得不由它。曰与么则顺正归原去也。师曰归原何顺。曰若非和尚几错招𠎝。师曰犹是未见四祖时道理也。见后通将来。僧却绕师一匝而出。师曰顺正之道古今如然。僧作礼而退。

  汉雷见云。破灶垂手自在。纵夺临时。固是作家宗匠。者僧惯能作客。进退得宜。可谓亲见牛头。然检点将来。二俱败露。且那里是伊败露处。 三昧真云。者㨾伎死禅和也敢道从牛头来。破灶老人当时棒折那。

  嵩山峻极禅师(破灶堕嗣)

  因僧问如何是大修行底人。师曰担枷带锁。曰如何是作业底人。师曰修禅入定。僧无语。师乃曰汝问我善。善不从恶。汝问我恶。恶不从善。所以道善恶如浮云。起灭俱无处。僧契悟。后破灶堕闻举乃曰。此子会尽诸法无生。

  荐福怀云。前头官不容针。后面私通车马。 昭觉勤云。穷善善自何来。究恶恶从何起。有问崇宁如何是大修行人。但云修禅入定。如何是大作业人。但云担枷带锁。且道是同是别。 径山杲云。怎奈在髑髅前作妄想。 乌石道别前语云。横身当宇宙。别后语云。赤脚上刀山。

  带锁担枷招罪犯。安禅入定堕深坑。两头剔脱无依倚。一个闲人天地间。(别山智)

  终南山惟政禅师(北宗嵩山寂嗣)

  因唐文宗嗜蛤蜊。一日御馔中有擘不开者。帝以为异。因焚香祷之。俄化为菩萨。梵相具足。即贮以金粟檀香合覆以美锦。赐兴善寺。因问群臣此何祥也。众言太乙山惟政禅师深明佛法。帝召至问之。师曰物无虚应。此乃启陛下信心耳。契经曰。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帝曰。身已显矣。且未闻说法。师曰。陛下睹此为常耶非常耶。信耶非信耶。帝曰希奇之事朕深信之。师曰陛下已闻说法竟。上大悦。

  㵎南音云。蛤蜊说法即是。惟政注破却不是。

  螺蛳蚌蛤类。大唐天子心。嗜好即深信。南无观世音。(西岩惠)

  合水和泥底事忙。被渠点破大乖张。虽然默契君王意。已是全身陷镬汤。(北海心)

  蚌蛤之中有应身。更言说法亦非真。补陀大士唐大子。横眼人无隔宿恩。(闲极云)

  镬汤深处转身来。纵使轮槌击不开。蓦地豁开菩萨现。者回不必更疑猜。([、/(、*、)]三圆二)

  政老当年不丈夫。妄言说法自糊涂。虽然赚得唐天子。笑倒西天碧眼胡。

  西京光宅慧忠国师(六祖能嗣)

  因肃宗问师在曹溪得何法。师曰陛下还见空中一片云么。曰见。师曰钉钉着。悬挂着。

  五祖戒云。好事不如无。 磬山修云。且喜国师答话不涉离微。不落理路。可谓超今迈古。独步乾坤。倘肃宗若解转身一拶。不知者一片云又如何收卷。一堂风冷澹。千古意分明。 白崖符云。国师与么道是曹溪所得耶。不是曹溪所得耶。

  无开口处却开口。有意归时即便归。赵州不在明白里。未是𦏰羊挂角时。(慈受深)

  国师因肃宗问如何是十身调御。师乃起立曰会么。曰不会。师曰与老僧过净瓶来。

  带雪含霜半倚篱。横邪影里露仙姿。前邨昨夜春来了。竹屋老僧犹未知。(心闻贲)

  静把酴酥着意倾。少年公子那知情。临妆祇得涂赦粉。一任人讥太俗生。(浃水洽)

  国师因肃宗问如何是无诤三昧。师曰檀越蹋毗卢顶上行。曰此意如何。师曰莫认自己清净法身。又复问。师都不视之。曰朕是大唐天子师何以殊不顾视。师曰还见虚空么。曰见。师曰它还眨眼视陛下否。

  径山杲云。要见国师么。祇在你眼睛里。开眼也错过。合眼也错过。既在眼睛里。为甚么却错过。妙喜恁么道。也错过不少。

  一国之师亦强名。南阳独许振嘉声。大唐扶得真天子。曾蹋毗卢顶上行。(雪窦显二)

  铁锤打碎黄金骨。天地之间更何物。三千刹海夜澄澄。不知谁入苍龙窟。

  作者清规世莫俦。金鎞曾握上龙楼。良哉拨破毗卢顶。直得文殊笑点头。(沩山秀二)

  宝月含虚列数峰。高低谁辨澹烟中。须弥击碎盐官鼓。降得毗卢在下风。

  步步蹋着毗卢顶。亦非自己清净身。妙入空门得空相。祖师肝胆佛精神。(佛鉴勤)

  国师因南泉参乃问甚处来。曰江西来。师曰还将得马师真来么。曰祇者是。师曰背后底。泉休去。

  长庆棱云。大似不知。 保福展别云。洎不到和尚此间。 五祖戒云。和尚于此路熟。 云居锡云。长庆保福尽扶背后。祇如南泉休去。为当扶面前。扶背后。 天界盛云。南泉井底架高楼。国师漆桶里斫额。此外两两三三扶面前扶背后。正是扬州拾马粪。却去苏州卖合香。

  国师因大耳三藏得它心通。肃宗命师勘验。师问汝得它心通耶。曰不敢。师曰你道老僧即今在甚么处。曰和尚一国之师何得去西川看竞渡。师良久再问。藏曰和尚一国之师何得向天津桥上看弄猢狲。师至第三次问。三藏沉吟罔知去处。师叱曰者野狐精它心通在甚么处。藏无对。

[NextPage]

  赵州因僧问。第三度不见国师。未审国师在甚处。州云在三藏鼻孔里。后僧问玄沙。既在三藏鼻孔里。因什么不见。沙云。祇为太近。 仰山寂云。前两度是涉境心。后入自受用三昧。所以不见。法林音云。要见国师则易。要见仰山则难。 玄沙备云。汝道前两度还见么。后雪窦显云。败也败也。 白云端云。国师在三藏鼻孔里有什么难见。殊不知国师在三藏眼睛里。 翠岩芝云。祇如三藏还见国师鼻孔么。 报慈遂云。前两度见。后来为什么不见。且道利害在什么处。 高峰妙云。大小国师平生伎俩总被者胡僧勘破。虽然。赖遇圣君证明。 报恩秀云。若在眼睛里。有甚难见。殊不知三藏通身是国师。虽然。也祇道得一半。若要全道。三藏未离西天时早已与国师相见了也。 佛川宗云。三藏待国师道即今在甚么处。但拍掌呵呵大笑。管教他一国之师分疏不下。 龙池珍云。大小国师被三藏逼得无地藏身则且置。祇如第三度因甚不见。龙池道非但三藏摸索不着。敢保国师自己亦未知落处在。乃呵呵大笑。 仙岩鉴云。当时待国师问。向道自首者免罪。

  他心三藏太颟顸。猢狲观了看划船。对面国师寻不见。祇为从前被眼瞒。(冶父川)

  日应群机必有方。未知何处觅南阳。自从失却猢狲后。桥上多时不作场。(懒庵枢)

  藏锋避箭路千差。万古相饶老作家。好是鹭鸶无觅处。夜深和月宿芦花。(铁山仁)

  国师因马祖遣西堂藏驰书至。师问汝师说甚么法。藏从西过东立。师曰祇者个更别有。藏却过西立。师曰。者个是马师底。仁者底作么生。藏曰早个呈似和尚了也。

  保福展云。大小西堂埋没马大师不少。 法林音云。保福祇知西堂埋没马大师。殊不知国师自己埋没更多。

  国师问僧近离甚处。曰南方。师曰南方知识以何法示人。曰南方知识道。一朝风火散后。如蛇退皮如龙换骨。本尔真性宛然无坏。师曰苦哉苦哉。南方知识说法半生半灭。曰未审和尚以何法示人。师曰。我者里身心一如。身外无余。曰和尚何得将泡幻之身同于法体。师曰汝为什么入于邪道。曰什么处是某甲入邪道处。师曰。不见教中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云门偃云。身心一如身外无余。山河大地何处有耶。 神鼎諲云。国师与么道。龙头蛇尾。前来身心一如向什么处去也。 静慈昌云。者僧当时待国师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但云苦哉苦哉。大小国师半生半灭。 东禅观云。国师与者僧即色声相见。离色声相见。若离色声何异南方知识半生半灭。若即色声。又道色见声求是行邪道。莫有为国师作主者么。我要问你。既是身心一如身外无余。泡幻之身为什么不同法体。 元洁莹云。大小国师前不构村后不迭店。既道身心一如。为什么又道色见声求是行邪道。国师意在什么处。

  国师因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文殊堂里万菩萨。曰不会师。曰大悲千手眼。

  时年蔬菜贱。满地萝卜头。一文买一个。得者饱齁齁。(佛鉴勤)

  寻真误入蓬莱岛。香风不断松花老。采芝何处未归来。白云满地无人埽。(棘田心)

  国师因虞军容问师住白岩山如何修行。师唤童子。以手摩顶曰。惺惺直言惺惺。历历直言历历。向后莫受人瞒。

  保福展云。国师着一问。直得手忙脚乱。 法林音云。赖遇军容轻轻放过。倘若再一拶。国师恁么住山直是不易。管教他一国之师有口也要哑却。

  国师一日唤侍者。侍者应诺。如是三唤三应。师曰将谓我辜负汝。却是汝辜负我。

  赵州谂云。如人暗中书字。字虽不成文彩已彰。雪窦显便喝。愚庵盂云。者一喝有宾有主。有照有用。径山杲云。者一喝在国师侍者分上。在赵州分上。随后一喝。庵云相骂饶你接。 理安问云。妙喜老人前不构村后不迭店。要见国师侍者。三生六十劫。 投子同云。抑逼人作么。雪窦云。躲跟汉。 玄沙备云。却是侍者会。窦云。停囚长智。 云门偃云。作么生是我辜负汝处。若会得也是无端。窦云。原来不会。门又云。作么生是侍者辜负国师处。粉骨碎身未报得。窦云。无端无端。 法眼益云。且去别时来。窦云。瞒我不得。云居锡云。法眼恁么道。为复明国师意。不明国师意。 兴化奖云。一盲引众盲。窦云。端的瞎。有人问。雪窦便打。也要诸方点检。 报慈遂问僧云。甚处是侍者会处。僧云若不会争解与么应。慈云汝少会在。又云。若于此见得便识玄沙。 翠岩芝云。国师与侍者总欠会在。 雪窦云。国师三唤。点即不到。侍者三应。到即不点。将谓我辜负汝。却是汝辜负我。瞒雪窦不得。 云居锡征云。且道侍者会不会。若会。国师又道汝辜负我。若道不会。玄沙又道却是侍者会。 浮山云。国师好肉剜疮。云门炙瘢上着艾。雪窦大似随邪逐恶。殊不知鼻孔总在侍者手里。 笑岩宝呵呵大笑云。诸人还知者笑落处么。若知。国师直得瓦解冰消。若不知。侍者依然四棱着地。还委悉么。一阳已度先春信。腊夜寒梅破雪开。 愚庵盂云。山僧居平亦唤侍者。侍者随应。侍者擎杯递盏。山僧随手应接。山僧与侍者两不相负。亦不相瞒。夹路桃花风雨。后马蹄何处避残红。

  龙吟虎啸与谁同。天际云生洞下风。从此太平田舍老。儿孙𢹂手贺年丰。(佛印元)

  国师三度唤。侍者三度应。家富小儿娇。病多谙药性。吾负汝。陇西鹦鹉能言语。汝负吾。笑杀西来碧眼胡。欲会南阳端的意。大都年老觉心孤。(佛慧泉)

  三呼三应诺。彼此不相辜。蹋断南阳路。馨香满道途。(五祖演)

  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度应诺。若言负汝负吾。真个可知礼也。(智海清)

  国师年老太多图。截鹤由来要续𠒎。彼此无疮安乐甚。何劳伤损好皮肤。(祖印明)

  宝剑连飞急。透顶便通神。有时轻按处。惊动五湖宾。(高庵悟)

  世路风波不见君。一回见面一伤神。水流花落知何处。洞口桃花别是春。(鼓山圭)

  哑子得梦向谁说。起来相对眼[序-予+(林/目)]迷。已向人前输肺腑。从教他自觅便宜。(径山杲)

  三唤须知意不轻。平生肝胆一时倾。负吾负汝还知否。纵有丹青画不成。(水庵一)

  一日君家把酒杯。几年波浪与尘埃。不知乌石岭头路。老去相寻能几回。(顽石空)

  一箭射双雕。双雕随手落。波动岳阳城。月满滕王阁。(雪庵瑾)

  铁枷无孔要人担。累及儿孙不等闲。欲得牚门并拄户。更须赤脚上刀山。(无门开)

  一掷神杯定吉凶。再占重卜转灵通。分明见了今年事。却说明年事不同。(无准范)

  翠萼香深绣户春。数声玉笛最关情。临轩不尽啼䳌泪。结打同心更属卿。(天章玉)

  国师同肃宗到宫前。乃指石狮子曰。陛下。者石狮子奇特。下取一转语。帝曰。朕下语不得。请师下语。师曰老僧罪过。后耽源问师曰。皇帝还会么。师曰皇帝会且置。你作么生会。

  玄沙备云。大小国师被侍者勘破。 颐石圆云。言中有响。句里藏锋。国师肃宗可谓得人一牛还人一马。美则美矣善则未善。当时若推倒石师子便行。非惟国师不敢正眼觑着。亦免见耽源落节。 东莲咏云。肃宗若是作家。待南阳恁么问。向道少卖弄。不惟使它国师结舌。亦不谬为一朝天子。

  国师因马祖遣伏牛自在驰书至。师问马大师有何言句示徒在。曰即心即佛。师曰是甚么语话。又问。此外更有何言教在。曰非心非佛。或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师曰犹较些子在。曰马师即恁么。和尚此间如何。师曰。三点如流水。曲似刈禾镰。

  雪窦于犹较些子处便喝。又于曲似刈禾镰处云。是甚么语话。也好与一拶。见之不取。千载难忘。 沩山喆云。当时但呵呵大笑。复问国师此间如何。待云三点如流水。又呵呵大笑。教他国师进且无门退亦无路。何故。入虎穴。撩虎尾。须是其人。 姜山方云。大小国师有头无尾。待伊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亦向道是什么语话。岂不光前绝后。 古南门云。马祖国师鼻孔总被伏牛穿却了也。忽有个汉出来道是什么语话。劈脊棒云。三段不同。收归上科。

  霜𩯭老婆年七十。巧临妆次整花容。一回步出香闺外。赢得春风满面红。(其天浩)

  国师因紫璘供奉注思益经。师乃问大德注经须会佛意始得。曰若不会佛意争解注得。师令侍者盛一碗水。内着七粒米。碗面安一只着。乃问是什么义。奉无语。师曰。老僧意尚不会。岂况佛意。

  沩山果云。供奉先锋有作。殿后无功。当时才见问是什么义。祇对云草本不劳拈出。踢倒便行。直饶国师通身是口也无说处。

  国师因与紫璘论义。师升座。奉曰。请师立义。某甲破。师曰立义已竟。曰是什么义。师曰。果然不见。非公境界。下座。

  广胤标云。善战者制人不制于人。紫璘当时若是个人。待道立义已竟。但云情知者老汉向鬼窟里作活计。管取因形措胜。纵越人之兵虽多。奚益于胜哉。

  国师问紫璘。佛是什么义。曰觉义。师曰佛曾迷否。曰不曾迷。师曰用觉作么。奉无语。

  径山杲云。若不入水。争见长人。 资福侣云。国师也是从井救人。 天岳昼代云。话堕了也。

  国师问紫璘甚处来。曰城南来。师曰城南草作何色。曰作黄色。师又问童子草作何色。子曰作黄色。师曰祇者童子亦可帘前赐紫对御谈玄。

  沩山喆云。国师恁么问。供奉与童子恁么答。且道还有利害么。若也辨得。许你亲见国师。若辨不得。城南草依旧作黄色。 径山杲云。你道国师拖泥带水说老婆禅得么。 海门涌云。国师虽惯压良为贱。检点将来也是草窠里辊。

  惯使渡头船。如今不记年。爱他风浪恶。方是趁粗钱。(月堂昌)

  欲把枯肠尽底倾。出门不觉又叮咛。劝君及早回头去。莫待春风柳眼青。(虚堂愚)

  国师问紫璘大德所蕴何业。曰讲青龙疏。师曰是金刚经么。曰是。师曰经文最初两字唤作什么字。曰如是。师曰是什么。奉无对。

  明招谦代云。昔日灵山今日亲见。 沩山果云。沩山要问明招。昔日灵山今日亲见。毕竟是什么。若下得者一拶。纵使明招通身是眼。也未免一状领过。 云溪挺代云。和尚人天之师。字也不识。

  国师曰。语渐也。返常合道。论顿也。不留朕迹。

  上无冲天之计。下无入地之谋。蔡州千个万个。打破祇在须臾。(雪窦显)

  二六时中合返常。经行坐卧好参详。相逢不审人人会。问着依前未厮当。(本觉一)

  国师问座主讲什么经。曰惟识论。师曰作么生会惟识。曰三界惟心万法惟识。师指帘子曰者个是甚么法。曰色法。师曰。座主帘前赐紫对御谈玄。何得五戒不持。

  宝寿方代座主别前语云。者边是香台。那边是露柱。别后语云。国师大似不曾读论。

  国师因丹霞来。才展坐具。师曰不用不用。霞退后三步。师曰如是如是。霞进前三步。师曰不是不是。霞绕禅床一匝而出。师曰。去圣时遥。人多懈怠。三十年后觅个汉也难得。

  保福展云。丹霞贪程不觉行困。 沩山喆云。丹霞可谓怀藏至宝。遇智者乃增辉。国师鸿门大启。陟者须是其人。如今还有为丹霞作主者么。出来与大沩相见。有么。不是龙门客。切忌遭点额。 泐潭准云。客路如天远。侯门似海深。登弥天释之门者须是其人。接待高宾应有孟尝君之度量。苟不如是。便见主宾道异。云泥不合。 大沩果云。丹霞一进一退。暗中赢得一着。国师倒东擂西。未免旁观者哂。 蒋山勤云。宾主相见欲展不展。退后进前礼过成谄。犹幸南阳老而不耄。 东禅观云。明镜当台。妍来妍现。媸来媸现。洪钟在架。大扣大鸣。小扣小鸣。一卷一舒一擒一纵。可谓照用两全行说俱到。且如国师末后恁么道。毕竟是褒是贬。 崇先奇云。国师当轩布鼓。难为击者。丹霞渔阳三弄。意气天生。众中总谓宾主穆穆。殊不知虽得场荣。刖却双足。 雪溪挺云。二老有纵有夺识咎识休。不愧一回相见。虽然。黄石公赖遇子房。若是汉高。未免遭他慢骂。 法林音云。汤武之世可谓明良。若论揖让之风犹欠都俞在。

  不用不用。千圣不共。如是如是。蝮蝎蛇虺。不是不是。彻骨彻髓。进前退后绕禅床。掣电之机落二三。(印空叟)

  密雨柴门鸟乱啼。日高红影射花枝。五陵年少风流惯。爱劝殷勤上马杯。(理安问)

  嘉客临门惬素怀。肯将珠玉吝安排。话来胆露肝倾处。更与黄金十二牌。(位中符)

  伯牙琴与子期耳。听不在音弹岂指。一种清声绝比伦。子期去后付流水。(慧鉴融)

  洞口仙人骑白鹤。九天玉女跨青鸾。半随风雨半随雾。不是张骞谁解看。(法林音)

  国师因肃宗问。百年后所需何物。师曰与老僧造个无缝塔。帝曰请师塔㨾。师良久曰会么。帝曰不会。师曰我有付法弟子耽源却谙此事。请诏问之。后召源问。源乃有颂曰。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黄金充一国。无影树下合同船。琉璃殿上无知识。

  雪窦显云。肃宗不会且置。耽源还会么。祇消个请师塔样。尽西天此土诸位祖师遭者一拶。不免将南作北。有旁不肯底出来。我要问你那个是无缝塔。 神鼎諲云。前来国师作用不能明了。次问耽源。源恁么颂。且道尽善不尽善。神鼎与你诸人下四转语。湘之南潭之北。君臣有路。中有黄金充一国。净妙体圆。无影树下合同船。千圣同辙。琉璃殿上无知识。凡圣路绝。若与么会去。必不相赚。神鼎与么注解。祇是辜负国师。 保宁勇云。所谓非父不生其子。虽然如是。瞒肃宗一人即得。争奈天下衲僧眼何。且道那个是衲僧眼。便下座。 五祖演云。众中道国师良久。殊不知悬鼓待槌。当时肃宗若是作家君王。待伊教诏耽源。但道国师何必。后诏耽源。源呈颂毕。但云闲言语。 瀛山訚云。国师塔样太囫囵生。耽源塔样太玲珑生。且道国师底是。耽源底是。 金粟元云。好个塔样。从古至今。未尝有一人识得。耽源与么颂。非惟欺瞒皇帝。亦乃辜负国师。

  无缝塔。见还难。澄潭不许苍龙蟠。层落落。影团团。千古万古与人看。(明觉显)

  无缝塔从谁手造。虽然有样不堪传。如何强写无层级。永向琉璃殿上悬。(白云端)

  窣堵无缝立还危。宝铎玲珑八面垂。千手大悲扪不着。百重关锁下金槌。(罗汉南)

  前面是珍珠琉璃。后面是玛瑙珊瑚。左边是观音势至。右边是普贤文殊。中间有个幡子。被风吹着。道胡卢胡卢。(五祖演)

  无缝塔兮不见影。廓然一片真如境。烁迦罗眼电光流。杳杳冥冥不见顶。(佛鉴勤)

  孤迥迥。圆陀陀。眼力尽处高峨峨。月落潭空夜色重。云收山瘦秋容多。八卦位正。五行气和。身先在里见来么。南阳父子兮却似知有。西竺佛祖兮无如奈何。(宏智觉)

  窣堵古形仪。未举已先知。巍然存海底。影落树头辉。(潜庵光)

  湘南潭北影团团。面面檐楹风雨寒。突出虚空无缝罅。从教千古与人看。(无门开)

  国师塔㨾最尖新。觌面拈来不露文。却被耽源添一线。至今描邈乱纷纷。(高峰妙)

  月照芦花。霜风凛冽。渔歌一曲沧浪里。芙蓉栖老寒江侧。(三宜盂)

  一潭舞出三江影。两岸清光照邪岭。霜重风高不可留。梧桐叶落沉金井。(伴我侣)

  国师因麻谷来参绕禅床三匝振锡而立。师曰汝既如是何用见吾。谷又振锡。师叱曰者野狐精。

  雪窦显代麻谷云。洎不到此。 白岩符云。宝符在握与夺从容。还他南阳老作。然终不免麻谷在背地里冷笑。

  手握青锋建大功。红旗面面总玲珑。武侯智足能擒纵。司马谋多暂瞽聋。割据固由高捷足。知机那在并称雄。一天星斗和云乱。送入洞庭烟雨中。(天岸升)

  温州永嘉真觉禅师(六祖能嗣)

  初至曹溪。乃绕禅床三匝振锡而立。祖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何方而来。生大我慢。师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祖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师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祖曰如是如是。师方具威仪作礼。须臾告辞。祖曰返太速乎。师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祖曰谁知非动。师曰仁者自生分别。祖曰尔甚得无生之意。师曰无生岂有意耶。祖曰无意谁当分别。师曰分别亦非意。祖曰。善哉。少留一宿。

  雪窦显举至我慢处便喝云。当时若下得者一喝。免见龙头蛇尾。又向卓然而立处代祖云。未到曹溪与你三十棒了也。 浮山远云。先行不到。末后太过。 瑞岩愠云。永嘉承虚接响。祖师将错就错。雪窦龟背刮毛。浮山马头安角。绕禅床三匝兮。眼似铜铃。勉留一宿兮。头如木杓。松风江月少人知。南海波斯生白泽。

  永嘉万里到曹溪。三拜云何略不施。却绕禅床三匝后。卓然振锡底威仪。(本觉一)

  振锡曹溪。生大我慢。一宿少留。咄哉龊汉。永嘉城里阐宗风。江月松风无畔岸。(无禅才)

  掀翻海岳求知己。拨转乾坤建太平。二老不知何处去。宗风千古振宗声。(正法灏)

  永嘉证道歌。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痕垢尽时光始现。心法双忘性即真。

  百丈雪云。我即不然。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车两轮。两轮未转车无用。两轮转处示车身。

  又曰。一切数句非数句。与吾灵觉何交涉。

  穷谷琏云。永嘉大似含元殿里更觅长安。殊不知有水皆含月。无山不带云。虽然如是。三十年后赵婆哈酢。

  又曰。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佛性戒珠心地印。雾露云霞体上衣。

  径山杲云。者个阿师好与三十棒。过在甚处。不合将常住物入衣钵下。 荐福璨云。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顾示大众云。荐福门下若有个样衲僧。唤来洗脚。何故。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 报恩贤云。妙喜虽则捉贼献赃。棒不虚发。怎奈不顾自家失利。还知伊失利处么。不许他人富。甘得自家贫。

  又曰。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𦦨。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却天魔胆。

  一指海云。永嘉老头儿原来胆小。山僧则不然。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𦦨。非但空摧佛祖心。早曾落却虚空胆。

  • 上一篇文章: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