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历代高僧 >> 正文

宗鉴法林——卷五

作者:集云堂 编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26 点击:3199

  应化圣贤

  南岳慧思大师

  因志公令人传语曰。何不下山教化众生。目视云汉作么。师曰。三世诸佛被我一口吞尽。何处更有众生可教化。

  五祖戒代志公又传语云。更说道理看。 报慈遂征云。且道是山上语山下语。 雪窦显云。有什么屎臭气。 翠岩芝云。思大祇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 天圣泰云。思大祇知开口。宝公平地吃交。 云居舜云。思大志公未传语前犹较些子。 琅玡觉云。驗人端的处。 芭蕉彻云。更进一步。又云。虽是入泥入水。几人构得。 保宁勇别思大云。传语法师合取狗口。 云居庄云。两个汉总与一坑埋却。不为分外。虽然。也不得草草。良久云。云自帝乡去。水归江汉流。 狮林则云。一人拖泥带水。一人敛手缩脚。徐六担板遭人检点。召众云。宝公思大即今在山僧拄杖头上。眉毛厮结共展神通。还见么。拈起一枝无孔笛。临风丁倒两头吹。 楚石琦代志公复云。勘破了也。 龙翔欣云。思大被志公一拶。直得倒退三千里。 平阳忞云。志公传语不是好心。思大虽是本色人。未免落他圈圚。者里还有为思大作主者么。良久云。侬家不管兴亡事。一任和云占洞庭。 栖霞成云。思大高踞南岳峰顶。自谓羲皇上人。却被志公轻轻一拶。便见手忙脚乱。 黄檗琦云。蚌鹬相持。俱落渔人之手。 天目律云。将谓思大有甚长处。

  一口吞尽三世佛。牙如剑树眼如铃。断弦不必鸾胶续。祇要知音侧耳听。(虚堂愚)

  佛与众生一口吞。纤毫不立道方存。杖头日月才挑起。鼓动三千海岳昏。(尼闲林英)

  目视烟霄卧白云。不知山下有乾坤。从何更有众生度。三世如来一口吞。(本觉一)

  时清休唱太平歌。大冶红炉着一毛。试向其中撮灰烬。互天红焰已周遭。(蒙庵岳)

  万年杜顺

  大士颂。怀州牛吃禾(慈明云。河沙世界)。益州马腹胀(蚁衔碗送)。天下觅医人(驴头马角)。炙猪左膞上(画虎成狸)。

  象田现云。祇者一颂。如万仞银山。无你措脚处。又如一团栗棘。无你下[此/束]处。山僧不惜眉毛。一一为诸人下个注脚。怀州牛吃禾。上大人。益州马腹胀。丘乙己。天下觅医人。化三千。炙猪左膊上。七十士。有者道和尚恁么也是将土泥里洗却。向他道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

  一雨一阴风未和。春从不快里消磨。桃花暗已随流水。空使刘郎惆怅多。(心闻贲)

  蛮婆哈酢[此/束]三尺。村老闻酸面百折。引得乞儿耸膊寒。俨然一幅吴生笔。(䒢溪森)

  花枝草蔓眼中开。小白长红越女腮。可怜日暮蘤香落。嫁与春风不用媒。(南庵依)

  明州憨布袋

  以杖荷布囊并席。内盛钵盂木履鱼饭菜肉瓦石土木。于稠人处攃下曰。看看。又一一拈示问人曰。者个唤作甚么。

  琅玡觉云。慈氏菩萨。 昭觉勤云。熟处难忘。

  弥勒既非。布袋不是。是非两忘。金生丽水。至宝满袋。贵买贱卖。若解商量。不劳三拜。诠了义。注大乘。月里萤光日下灯。布袋枕头眠一觉。倚天山色碧层层。(野轩遵)

  都卢一个布袋。里面讨甚奇怪。困来且得枕头。𢹂去亦无妨碍。有时闹市打开。多是自家买卖。(白云端)

  天不能盖。地不能载。包括乾坤。全归布袋。十字街头大打开。般般拈起随人爱。(灵源清)

  懒向妆台巧画眉。玉钗敲断竟如痴。衷肠话尽人难晓。除是清风明月知。(师瞿济)

  布袋在通衢立。有问在者里作甚么。师曰等个人。僧曰来也。师于怀中取一橘子度与僧。僧拟接。师缩手曰汝不是者个人。有时见僧前行。乃抚背一下。僧回首。师曰把一钱子来。

  归宗柔别云。归去来。 宝寿方云。者僧也许伊是个行家。祇是犹欠些子。待道等个人。便好云。与么则请和尚先行。他若更度橘子。便好抚掌呵呵大笑。拂袖而去。 栖霞成云。布袋逢人便卖弄。若不得个橘子。几被者僧赚却。汝不是者个人。贼过后张弓。

  拈起而行。放下便歇。瞌睡阿师。弄巧成拙。佛意祖意宁知。裙子褊衫百结。有时独立兮。谁是知音。归去来兮。一天明月。(佛慧泉)

  咄者憨布袋。眉粗兼眼大。终日在街头。市行无买卖。阿呵呵。归去来。典钱却债。(保宁勇)

  拊背觅钱成漏逗。回头转脑昧真机。可怜闹市无人识。空手肩担布袋归。(佛照光)

  转得头来已是迟。恰如曾未转头时。一钱觅得无及处。犹自区区诳阿谁。(北涧简)

  逢人乞一文。袋里敌国富。不是下生迟。嫌佛不肯作。(环溪一)

  布袋将示寂。于岳林寺东廊下端坐磐石。说偈曰。弥勒真弥勒(天童觉云。拶破面门)。分身千百亿(筑着鼻孔)。时时示时人(高着眼)。时人皆不识(当面讳却)。安然而化。

  天童觉云。憨布袋拦街截巷。直是无回避处。还辨得么。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径山及云。弥勒三百六十骨节。八万四千毛窍。一时撒向诸人怀里了也。还识得也无。卓拄杖云。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 宝寿新云。尽大地是楼阁。遍法界是弥勒。为什么有识有不识。虽然。且待来日。 金粟元云。者汉不打自招。山僧比者路见不平。要与他华擘一上。弥勒真弥勒。少卖弄。分身千百亿。者野狐精。时时示时人。费力作么。时人皆不识。切莫压良为贱。或有路见不平底。我要问他。布袋和尚𠰒。拟议不来。蓦头便棒。

  接着一个半个。觅得三文两文。谁知破布袋里。许多弥勒世尊。(瞎堂远)

  长汀汀上风颠子。曳杖回头等阿谁。向道那人原不在。汝须知有转身时。(天目礼)

  跋陀尊者

  因生法师论众微聚曰。色众微无自性。曰空者。曰祇明得因上色空。未明得果上色空。生问如何是果上色空。者曰一微空故众微空。众微空故一微空。一微空中无众微。众微空中无一微。

  盐官云。因中色空。果上色空。总是梦中说梦。 汾阳昭云。休葛藤。

  灵光满目蔟山河。幻境之中物像多。体妙已知缘不碍。执情还被境消磨。(双泉琼)

  色空空色色空空。碍却潼关路不通。劫火洞然毫末尽。青山依旧白云中。(天衣怀)

  堂堂色里无空相。皎皎空中绝色形。直下色空无一二。色号原来不我名。(灵隐本)

  波罗提尊者

  示异见王曰。在胎为身。处世为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辨香。在舌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遍现俱该法界。收摄在一微尘。识者知是佛性。不识唤作精魂。

  径山杲云。毕竟那个是佛性。那个是精魂。 天宁琦云。书头教娘勤作息。书尾教娘莫瞌睡。还识娘面[此/束]么。玉容寂寞泪䦨干。一树梨花春带雨。 瀛山訚云。当时唤作佛性。尊者面皮已厚三尺。更说八处作用。教坏人家男女不少。虽然如是。比他一等弄精魂。手脚犹较些子。 洞山莹拈拂子拂一拂云。者个是佛性。将什么唤作精魂。又拂云。者个是精魂。将什么唤作佛性。连拂两拂云。痴人面前休得说梦。擿下拂子。 大觉升云。大小尊者祇识得精魂。佛性未梦见在。或有问如何是佛性。向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龙华体云。精魂佛性相去多少。点石化为金玉易。劝人除却是非难。

  草深路塞。将北作南。冒名顶替。不识羞惭。那堪更事语喃喃。赚他无限痴男女。错认鞍桥作下颔。(香幢海)

  古有异见王。执迷生异见。波罗提尊者为君通一线。佛性等虚空。八门常出现。荣华有盛衰。大道无更变。变不变。清凉须是犀牛扇。(南堂静)

  在胎为身。随缘托质示天真。分明见得当时事。昼夜舒光转法轮。(刘兴朝居士八)

  处世名人。我今知是释迦身。堪悲扰扰昏昏者。个个埋藏无价珍。

  在眼曰见。昨夜三更光掣电。照破尘根一物无。始知身坐空王殿。

  在耳曰闻。如何昏聩满乾坤。那知鼓响钟鸣夜。一一齐开众妙门。

  在鼻辨香。栴檀林里亲闻得。彻地薰天只自知。相逢觌面难相识。

  在舌谈论。方便须开大施门。若是知音两相见。何劳一默与多言。

  在手执捉。放开捏聚总由伊。笑他庞老当年道。运水般柴未是奇。

  在足运奔。草鞋蹋曜无消息。吾今了了报君知。自是不归归便得。

  梵志

  诗曰。梵志身死去。魂魄见阎老。读尽百王书。不免被捶拷。

  风穴沼云。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 千岩长云。祇是现成话。风穴用恰好。 芥庵大云。梵志俗气不除。风穴未免担板。且道蒋山有何长处。不敬功德天。谁嫌黑暗女。

  天台丰干禅师

  谓寒山拾得曰。你共我去游五台。便是我同流。若不去。不是我同流。山曰你去游作么。师曰礼文殊。山曰你不是我同流。

  翠岩芝云。大似辩才见萧翼。 宝寿方云。明施纵夺。还他寒山暗下钩锥。须是丰干。若在衲僧门下。并须吃棒。 灵溪昱云。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

  天台寒山子

  因赵州到。游山次见牛迹。山问上座还识牛么。州曰不识。山指牛迹曰此是五百罗汉游山。曰既是罗汉因什么却唤作牛去。山曰苍天苍天。州呵呵大笑。山曰作什么。曰苍天苍天。山曰者小厮儿却有大人作略。

  灵岩储云。寒山也是虚空里剜窟竉。赵州眼光烁破四天下。尽力祇道得个不识。祇如二人一等道苍天苍天。还有优劣也无。一僧云苍天苍天。岩云识得你也。僧拟议。岩却云苍天苍天。

  寒山预知沩山来国清受戒。遂与拾得往松门接。沩山才到。二人从路两边透出。作大虫㖃三声。沩山屹然无对。寒山曰。自从灵山一别迄至于今。还相记得么。沩山无对。拾得拈起拄杖曰。老兄唤者个作什么。沩山又无对。寒山曰。休休不用问。他自从别从已曾三生作国王来。总忘却也。

  永宁鼎云。者两个掣风掣颠汉。使尽神通用尽伎俩。要且出沩山圈圚不得。复颂。

  一抬一捺笑清风。野[鴳-女+隹]无心参碧空。可叹憨憨浑不顾。相依相盻白云中。

  寒山诗曰。若解捉老鼠。不在五白猫。若能悟理性。那由锦绣袍。珍珠入席袋。佛性止蓬茅。一群取相汉。用意总无交。

  僧鉴青云。好座天台山被者汉涂污了也。

  寒山因众僧炙茄次。山将茄串向一僧背上打一下。僧回首。山呈起串曰是什么。僧曰者风颠汉。山却向旁僧曰。你道者个师僧费却我多少盐酱。

  宝峰文云。寒山打者僧。实为费盐酱多。莫别有道理。 黄龙清云。寒山祇知为者僧费多少盐酱。不知自己抛撒更多。那里是抛撒处。良久云。十方世界成狼藉。一日收来五味全。 狮林则云。大树大皮裹。小树小皮缠。者僧既受寒山点检。寒山也合受人点检。 城山洽代夺茄串打云。茄子也不识。

  寒山曰。井底生红尘。高峰起白浪。石女生石儿。龟毛寸寸长。若要学菩提。但看此模㨾。

  洞山聪良久云。还知落处也无。若也不知落处。看看。须菩提入僧堂里去也。珍重。

  寒山偈曰。吾心似秋月。碧潭光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

  保福权云。吾心似灯笼。点火内外红。有物堪比伦。来朝日出东。 灵溪昱云。大小寒山出门不认货。好与三十拄杖。

  拾得

  埽地次。寺主问汝名拾得。因丰干拾得汝归。汝毕竟名什么。得乃放下笤帚叉手而立。主再问。得拈帚埽地竟去。寒山捶胸曰苍天苍天。得曰作什么。山曰。不见道东家人死。西家助哀。二人作舞笑哭而去。

  灵岩储云。寺主祇问一个姓名。拾得将无量劫来氏族名字一齐陈出。寺主直是妙智圆明分疏不下。寒山虽将众艺字母重为注疏。几多人作哭笑会。不识自己姓名者不妨疑着。

  大地塳尘日不清。不知何法得安宁。祇饶铁铸生笤帚。扫到驴年转更深。(梅谷悦)

  天台智者大师

  在南岳诵法华经。至药王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于是悟法华旋陀罗尼三昧。亲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

  径山杲云。而今未获旋陀罗尼者。还见灵山一会否。若见。以何为证。若不见。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 灵岩储云。清波万里。湛寂凝然。宝月凌虚。光吞群象。正恁么时。唤什么作旋陀罗尼三昧。蓦地迅雷一击。猛风四起。云散星飞。水枯月落。灵山一会又向甚处去也。诸人要识智者么。夹路桃花风雨后。马蹄何处避残红。

  世尊三昧安详起。师悟药王精进时。灵鹫山中人未散。不因南岳有谁知。(杨无为)

  溪山尽处夕阳斜。溪上冬风雪满沙。便是江南旧行路。和烟隔水见梅花。(萝月莹)

  舍尽家财与己财。祇将真法供如来。当初一路今何在。触目灵山翠作堆。(天目礼)

  好将真法供如来。花在幽岩险处开。一夜狂风吹欲尽。落英无数点莓苔。(虚堂愚)

  法华志言大士

  因丞相吕许公问佛法大意。师曰本来无一物。一味却成真。

  资福玉云。既无一物。将那一味成真。者㨾佛法大意瞒许公即得。若有问资福佛法大意。即云本来物物皆成现。莫将一味认为真。 三昧真云。认一味。堕志言窌里。不认一味。堕资福窌里。认即是。不认即是。

  志言因集仙王质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青山影里泼蓝起。宝塔高吟撼晓风。质曰请法华烧香。师曰。未从斋戒觅。不向佛边求。

  江天铨云。宾主二俱负堕。待质云请烧香。何不答云汝还要觅第二瓣那。待志言云未从斋戒觅不向佛边求。何不答云。向来疑著者老汉。如今有问西来意。山僧劈脊与它三十。有请烧香者。今日却放过。何故。伤龟恕鳖总由在我。 厂阿䘄云。王质当时若掩耳出去。志言肯它是。不肯它是。复颂。

  江南为客旅。夜夜问归船。梦里一声哑。扶桡过那边。

  山影本非眼里见。塔吟岂属耳边闻。会得不须生别解。一毫头上荐全真。(四航海)

  志言因国子助教徐岳问祖师西来意。师曰街头东畔底。曰某甲未会。师曰三般人不会。

  东莲咏云。徐岳当时待道街头东畔底。作礼便出。不惟做个伶俐道者。亦免志言第二杓恶水。 普明御云。街头东畔底。还是西来意也无。既是。因甚三般人不会。徐岳何不进云。老汉𠰒。看志言又作甚么伎俩。

  志言因僧问。世有佛否。师曰。寺里文殊有。

  资福玉云。蚯蚓穿过你眼睛。虾蟆跳进你髑髅。避之不得。即之不能。惟有寺里文殊却没有。 三昧真云。眼睛穿瞎也。髑髅穿破也。既不用避。亦不用即。且道寺里文殊还有也无。

  志言因僧问。师凡耶圣耶。师遂举手曰。我不在此住。

  鲁庵远云。不在此住。志言较些子。无端举手作么。我者里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笑看孺子之风雅。

  我不在此住。圣凡成剩语。深林秋夜寒。木落声疑雨。(厂阿䘄)

[NextPage]

  西天祖师

  初祖迦叶尊者

  蹋泥次。有一沙弥问尊者。何得自为。祖曰。我若不为。谁为我为。

  法眼益云。我当时若见。拽来蹋泥。 五祖戒云。迦叶与沙弥说得道理好。 洞山价云。莫要吃茶么。 保宁勇云。虽然如是。旁观者哂。 西山音云。大小尊者极善和泥合水。

  迦叶因外道问。如何是我我。祖曰觅我者是汝我。曰者个是我我。师我何在。祖曰你问我觅。

  牧智成云。大小尊者祇解就地弹雀。不能仰面射雕。待问如何是我我。和声便打。云师我何在。亦和声便打。非但拔出他永劫邪根种子。亦见我祖师门下用处不同。

  二祖阿难尊者

  问迦叶曰。师兄。世尊传金襕袈裟外。别传个甚么。迦叶召阿难。祖应诺。叶曰倒却门前刹竿着。

  汾阳昭云。不问那知。 五祖戒云。露。 翠岩芝云。千年无影树。今时没底靴。 泐潭清云。刹竿未倒。穿却诸人髑髅。换却诸人眼睛。刹竿倒后。向甚么处见释迦老子。 云居庄云。若向刹竿未倒时会得。埋没先宗。刹竿倒却后会得。辜负自己。且道金缕外毕竟别传何物。三面狸奴脚蹋月。两头白牯手拏烟。 汉月藏云。世尊传底。且道在金襕袈裟外。金襕袈裟内。咄。

  金襕付外有何传。倒却门前旧刹竿。不取一时为上瑞。百千年后与人看。(草堂清)

  花叶联芳信有期。饮光抗召划分披。而今莫问当时事。路上行人口是碑。(正觉逸)

  提起金襕。惹倒刹竿。步步蹋着。绿水青山。(旻古佛)

  庆喜门前倒刹竿。金襕传外有何传。天然外道无师证。争奈威音佛已前。(张无尽)

  心心相照始相知。金色头陀别是非。五里牌从郭外看。当人不肯怨他谁。(道场如)

  琉璃殿上付金襕。棣萼联芳得二难。门外刹竿从放倒。免教南北问风幡。(上方益)

  金襕传外复何传。报道门前倒刹竿。好笑蹋青人烂醉。满川桃李自无言。(石[(工*几)/石]明)

  怛萨阿竭二千年。密付亲承尽浪传。直至如今成露布。刹竿依旧倚门前。(大洪恩)

  等闲饶舌话金襕。便与当头倒刹竿。从此天伦转无义。冷光犹自逼人寒。(瞎堂远)

  弟应兄呼画不成。谁人肯向里头行。自从家破人亡后。直至如今事转生。(月林观)

  翡翠羽毛。麒麟头角。弟应兄呼。震动海岳。路远夜长休把火。倒却门前刹竿着。(高原泉)

  野店山桥逐马蹄。行行桃李自成蹊。谁知古岸垂杨外。别有春风舞翠微。(尊道启)

  三祖商那和修

  问鞠多尊者你年几耶。曰我年十七。祖曰你身十七性十七耶。曰师发已白为发白耶心白耶。祖曰我但发白非心白尔。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

  天童悟云。大小祖师话作两橛。 江天铨云。三祖既善分析。鞠多分析更善。若是我土祇好作座主奴子有分。

  空林冷月。碧水凉云。清风岩下。一派秋声。(厂阿䘄)

  四祖优波鞠多

  因访一老比丘尼。才入门乃触碎钵盂。尼曰。佛在世日。六群比丘甚是粗行数。来我舍尚不如此。尊者绍祖位人得与么粗行。祖默然。

  汾阳昭代云。已知错误。 法林音云。在祖师尚然。况今时耶。遂大笑。

  五祖提多迦

  因四祖问为身出家为心出家者。曰夫出家者无我我心。故即心不生灭。心不生灭即是常道。故诸佛亦常。心无形相其体亦尔。祖曰。汝当大悟自心明朗。于佛法中度恒沙众。

  芭蕉彻云。譬如琴瑟箜篌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

  七祖婆须密尊者

  因佛陀难提索以论义。祖曰仁者论即不义。义即不论。若拟论义。终非义论。提知祖义胜。心即钦服。

  三昧真云。者样便称义胜。东土人人可以做祖师。不知佛陀心钦服也未。 梅彻惺云。七祖虽不论义。未免摇动唇吻。难提深领钦服。也是向它人舌尖上讨分晓。

  九祖伏䭾密多

  偈曰。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

  云盖本云。父母非我亲。无有不亲者。诸佛非我道。无有不道者。祖师得第一句。云盖得第二句。有人添得一句。许伊鼎足三分。 密庵杰云。父母非我亲。眼里绝纤尘。诸佛非我道。铁眼铜睛觑不破。汝言与心亲。蚊子咬铁钉。汝行与道合。上下四维俱匌匝。祇将此语报深恩。朵朵红莲火里发。 伏龙长云。父母非我亲。我亦非亲者。诸佛非我道。道亦非我者。祖师也不得第一句。云盖也不得第二句。千岩碎身如微尘。何止头破作七分。 慧云广云。父母非我亲。者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者是最道者。祖师得上半句。东庵得下半句。还有道得完全句底么。便喝。

  见处孤危立处高。急如石火利如刀。到家问路家何在。掀倒棋盘脱布袍。(瞎堂远)

  半生足不履地。轩知蹋遍天涯。得个冬瓜印子。至今目瞪口呿。(松源岳)

  父母非亲亲是谁。双眸炯炯带双眉。含元殿上不相识。正是岷峨相见时。(石溪月)

  父母非亲谁最亲。长江滚滚浪如银。一帆高挂烟波外。始信纵横不是尘。([、/(、*、)]三圆)

  十祖胁尊者

  问夜奢汝从何来。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住何所。曰我心非止。祖曰子不定耶。曰诸佛亦然。祖曰汝非诸佛。曰诸佛亦非。

  翠岩芝云。祖师与童子一问一答。总欠会在。

  打鼓弄琵琶。相逢两会家。清风拂白月。地角接天涯。碎玉凝朝露。残阳送晚霜。寒山逢拾得。拊掌笑嗄嗄。(南堂静二)

  诸佛亦非穷子腹肥。才一顿饱忘百日饥。二十拄杖十分槌。免教辜负两茎眉。

  电卷星飞。珠回玉转。打破面皮。赤心片片。(瞎堂远)

  十一祖富那夜奢

  因马鸣大士问我欲识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识佛。不识者是。曰。佛既不识。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识佛。焉知不是。曰此是锯义。祖曰彼是木义。祖复曰锯义者何。曰与师平出。却问木义者何。祖曰汝被我解。士豁然省悟。

  岸麟骏云。往复所言现大机用。 四航海云。当时大士若问崇福我欲识佛。即掩住伊口。令它向未开口处会取。免得在锯义木义中作活计。

  十二祖马鸣大士

  因一外道索祖论义。集国王大臣人民。祖问汝义以何为宗。外曰凡有言说我皆能破。祖乃指国王曰。当今国土康宁大王长寿。请汝破。外道屈伏。

  法林音云。破也。

  六师不正起干戈。自谓无能奈我何。七十六宗令结舌。不消一曲太平歌。(本觉一)

  十四祖龙树大士

  见提婆来。先令侍者将一碗水致面前。婆见乃取一针投之。祖大喜。

  龙猛盂中水。提婆毳上针。人人争得失。个个话浮沉。不睹云中雁。焉知沙塞深。农人移片磉。磉下获黄金。(琅玡觉)

  漏传长乐未央静。月泻甘泉太液秋。夜半乐声回步辇。唤回三十六宫愁。(心闻贲)

  师资意契芥投针。邠铁下水一般沉。两岸桃花无觅处。泊舟原是渡江人。(南庵依)

  十七祖僧伽难提

  因闻风吹殿铃声问伽耶曰。铃鸣耶风鸣耶。伽曰。非风铃鸣。我心鸣耳。祖曰心复谁乎。曰俱寂静故。祖曰善哉继吾道者非子而谁。

  芭蕉□云。尊者大似怜儿不觉丑。 护国岳云。伽耶认鱼目作明珠。僧祖将燕石为美玉。仔细检点将来。好与一坑埋却。何故。屈原若不逢渔父。千古谁能论独醒。

  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

  因师子尊者问。我欲求道当何用心。祖曰汝欲求道无所用心。曰既无用心谁作佛事。祖曰你若有用即非功德。你若无作即是佛事。

  江天铨云。如今一等闭目藏睛。断昏沉。止妄想。以无作为佛事者比比皆是。是皆祖师之罪人也。我者里灌蔬作菜种田博饭。每日只在者里用心。若要求道。一棒打折你驴腰。

  二十四祖师子尊者

  因月氏国王闻其有道乃越国往见之。祖曰。大王来时好道。去时亦如来时。

  中峰本云。饭里沙。泥里刺。仿佛不同。依俙相似。大王来时好道。去时亦如来时。尊者黄金铸面皮。

  至简至易。最尊最贵。往还千圣顶𩕳头。世出世间不思议。弹指圆成八万门。一超直入如来地。(圆悟勤)

  师子因罽宾国王秉剑问师得蕴空否。祖曰已得蕴空。曰离生死否。祖曰已离生死。曰就师乞头得否。祖曰身非我有岂况于头。王便斩之。白乳涌高数丈。王臂自落。

  玄沙备云。大小尊者头也不解作得主。天童华云。随氀㲣汉。 玄觉遂云。且道斩着斩不着。童云。将虾钓鳖。 汾阳昭云。知师不吝。童云。将错就错。 雪窦显云。作家君王天然有在。童云。提水放火。 翠岩芝云。当时祖引颈王举剑。与么时有人谏得住么。至今无人断得此公案。如今衲僧作么生断。童云。莫要说梦。 芭蕉彻云。卖宝撞着瞎波斯。童云。诬人之罪。 琅玡觉云。罽宾好一口剑。争奈剑上无眼。尊者好个师子。且不解返踯。童云。贼过后张弓。童总云。者一队汉被山僧劋绝了也。还见师子尊者么。拈拄杖卓一下。 黄龙新云。黄龙要问雪窦。既是作家君王。因甚臂落。径山杲云。孟八郎汉又与么去。 天宁琦云。似则也似。是则未是。 古南门云。雪窦祇解归德于君。不善承休于祖。有人辨得国王尊者。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杨子江头杨柳春。杨花愁杀渡头人。一声羌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龙门远)

  得人一牛。还人一马。有往有来。可知礼也。(佛性泰)

  船子下扬州。浮萍逐水流。一声河满子。千古动悲愁。(鼓山圭)

  吹毛剑举乾坤黑。臂堕山河掩日光。趯起须弥头倒卓。方知两两不成双。(湛堂深)

  尊者何曾得蕴空。罽宾徒自斩春风。桃花雨后乱零落。染得一溪流水红。(咦庵鉴)

  口念木瓜医脚气。纸画钟馗驱鬼崇。一生若解和罗槌。日日吃酒日日醉。(懒庵枢)

  师子头落。罽宾臂折。各人眼底有西施。谁家瓮里无明月。(朴翁铦)

  遇着山中人。便说山中话。六月卖松风。人间恐无价。(孤峰深)

  剑下十分真。难藏独露身。江流石不转。徒有蕴空名。(北涧简)

  梦中要渡深溪水。伎俩多般进不能。蓦地觉来伎俩尽。床头山月已三更。(石庵玿)

  蕴空谁见法中王。觌体何曾碍剑光。古庙藤萝穿户牖。断碑风雨碎文章。(雪庵瑾)

  夜阑天际堕金盆。膝上焦桐调转新。易水悲风轻按指。鸾胶难续断肠人。(虚堂愚)

  上大人。丘乙己。陌上相逢论诗礼。三百篇中意若何。仲尼一言备之矣。江南三月鹧鸪声。有堪听有不堪听。(山茨际)

  拾得羊。打得狼。柴头更遇孟八郎。剑入太湖成龙去。空遗星斗焕文章。(玉笈干)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

  因与外道无我尊论义。外道曰请师默论不假言说。祖曰不假言说孰知胜负。曰但取其义。祖曰汝以何为义。曰无心为义。祖曰汝既无心安得义乎。曰我说无心当名非义。祖曰我说非心当义非名。曰当义非名谁能辩义。祖曰汝名非义此名何名。曰为辩非义是名无名。祖曰。名既非名义亦非义。辩者是谁当辩何物。如是五十九番。外道乃伏。

  芭蕉清云。譬如象马加诸楚毒。至于彻骨方乃调伏。 太阳玄云。蚌鹬相持死在渔人之手。又云。何用繁言。 径山杲云。婆舍斯多何用忉怛。当时若见他道请师默论。不假言说便云义堕也。即今莫有与妙喜默论者么。或有个出来道堕也。我也知你向鬼窟里作活计。

  二十七祖般若多罗

  因东印土国王请斋次。王曰。诸人尽转经。师为甚么不转。祖曰。贫道出息不涉众缘。入息不居阴界。常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

  汾阳昭代云。却劳尊者心力。 大沩智云。还见二十七祖看经么。行时脚跟不着地。坐时心识似风飘。 报恩秀云。者老汉无大人相。把葫芦马杓翻腾一上。当时好与掀倒。打断葛藤。 博山来云。险处锥。稳处札。国主探端。洒不湿。钉不入。尊者机辨。如是经还转也未。待你脚跟下线断。始知信受奉行。

  秋高月色连云白。澹泊禅心滋味长。历历分明今古意。何须特地更商量。(大沩心)

  灵犀玩月璨含辉。木马游春骏不羁。眉底一双寒碧眼。看经那得透牛皮。明白心。超旷劫。英雄力。破重围。妙圆枢口转灵机。寒山忘却来时路。拾得相将𢹂手归。(天童觉)

  入息未尝居蕴界。出息何曾涉万缘。一声渔笛离南浦。依旧芦花深处眠。(懒庵需)

  不是尘泥难混迹。尾巴露出要人看。长松坡下遂成队。时把劫空田地翻。(木庵标)

  五原春色旧来迟。二月垂杨未挂丝。即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落时。(道宗基)

  般若行路次。有人问汝行何急。祖曰汝行何漫。又问汝姓甚么。祖曰与汝同姓。或凡或圣。人莫能测。

  芭蕉彻云。匹上不足匹下有余。 天童悟云。大小祖师被路人换却眼睛。 古林如云。可怪尊者大路不行。却向草窠里辊。

  般若告菩提达磨。如来以大法眼付大迦叶。如是展转乃至于我。我今嘱汝。听吾偈曰。心地生诸种。因事复生理。果满菩提圆。华开世界起。

  苍天更添怨苦。蹋烂西天东土。尽未来际英灵。遭它一网打破。(默庵慧)

  • 上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六
  • 下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