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历代高僧 >> 正文

宗鉴法林——卷三

作者:集云堂 编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23 点击:2378

  诸经

  法华

  佛放眉间白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世界。

  蛮奴赤脚上皇州。卖尽珍奇跨白牛。贪看市朝人作市。又随歌舞上官楼。多意气。好风流。月冷珠帘挂玉钩。分明忘却来时路。百尺竿头辊绣毬。(圆极岑)

  法华。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诸增上慢者。闻必不敬信。

  天宁琦云。说了也止得么。黄面老人分疏不下。卓拄杖云。有时拈在千峰顶。划断天云不放高。 虎角焸画○相举起云。世尊。我以异方便。助显第一义。免使者老子自生疑惑。 妙伟俊云。世尊五戒不持。将常住物掩为己有。

  春满皇都月满阶。婆心痛切为谁哀。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将金掘窌埋。(默庵慧)

  法华。假使满世间。皆如舍利弗。尽思共度量。不能测佛智。

  五祖演云。寻常衲僧家。高揖释迦不拜弥勒。是会佛智。不会佛智。众中有则有。祇是藏牙伏爪。太平有个见处。不惜眉毛举向诸人。待有人问随口便答。 破庵先云。毕竟如何是佛智。乃颂。

  雪子落纷纷。乌盆变白盆。忽然日头出。依旧是乌盆。

  东廊壁洞竟无遮。百衲花针补绮纱。掩在风前人不识。细看还是破袈裟。(树南祚)

  法华。譬如长者有一大宅。于后宅舍忽然火起。

  胡蜂休恋旧时窠。五百郎君不奈何。欲火逼来无走路。痴心要上白牛车。门前羊鹿权为喻。室内啀喍总是讹。熢㶿臭烟相恼处。出身不用动干戈。(冶父川)

  法华。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深固幽远无人能到。

  谩言幽远涉途程。到者方知不夜城。鼓角声寒莲漏永。佛灯犹作向来明。(圆极岑)

  法华。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

  云门云。释迦老子甚处去也。 法林音云。人说跛脚老。单单祇一橛。果然。

  犬子便吠贼。牛子便牵犁。衲僧若恁么。未曾摸着皮。(杨岐会)

  世间相常住。黄莺啼绿树。真个可怜生。动着便飞去。(朴翁铦)

  茨菰叶烂别西湾。莲子花开尚未还。妾梦不离江上水。人传郎在凤凰山。(祖翁锐)

  法华。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

  平阳忞举偈毕云。且道以何为验。良久云。片叶飘庭际。西风万里秋。

  一㨾花蹊一㨾红。千株桃李万株秾。何人识得春风面。五色芳菲处处逢。(远庵僼)

  法华。授记品。

  祖翁田地旧皇都。且莫从人向外图。空劫国名何处起。威音佛号是谁呼。溪山在在虽云异。云月家家岂有殊。宁可无鞋赤脚走。丈夫岂肯受涂糊。(百愚斯)

  法华。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

  一朝起来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酢茶。有人识得其中主。不用天涯问作家。(竺庵成)

  法华。十方佛土中。惟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

  憨休干云。如何是方便说。寒夜凝朝露。晴天散夕霞。

  法华。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

  三际断时凡圣尽。十身圆处刹尘周。无私应物随高下。抹过僧祇大劫修。(保宁勇)

  燕坐道场经十劫。一一从头俱漏泄。世间多少守株人。掉棒拟打天边月。(径山杲)

  太平时代不谈兵。路不赍粮户不扃。十劫坐来成底事。平生肝胆一时倾。(道场融)

  劫初铸就毗卢印。古篆雕虫尚宛然。堪笑堪悲人不识。却嫌字画不完全。(环溪一)

  穴处巢居太古风。鱼潜水底鸟翔空。一腔朴素浑无象。云卷星攒文自工。又安容乎窍凿混沌。脂粉鸿蒙。(湛然澄)

  端妍娇面露些些。因甚还将衫袖遮。疑杀古今人无数。半思半恨满天涯。(圣可玉)

  法华。如来如实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死若退若出。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实非虚非如非异。不如三界见于三界。如斯之事。如来明见无有错谬。

  岣嵝峰头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模奇。无目仙人才一见。便应抚掌笑嘻嘻。云暗苍龙化葛陂。(圆极岑)

  火虐风饕水渍根。石边尚有旧苔痕。化工肯未随寒暑。又捻清香为返魂。(闲极云)

  法华。普门品。咒诅诸毒药。所欲害身者。念彼观音力。还著于本人。

  东坡别云。念彼观音力。两家都没事。法眼益因阅至此。乃颂云。咒诅毒药。形杀之逆。眼耳若通。本人何失。

  法华。若有众生闻是观世音菩萨品者。当知是人功德不少。

  观音门普普门收。才着襕衫便不羞。昨夜猿啼新岭上。今朝鹤唳古溪头。恶风飘堕𢌞光息。欲火焚烧当处休。璎珞受来都不用。平生活计冷湫湫。(冶父川)

  文殊般若

  清净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狱。

  僧问洞山全意旨如何。全云。度尽无遗影。还他越涅槃。 理安问拈拄杖云。清净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狱。卓一下云。曼殊大士来也。靠杖云。断岸孤舟。 天岳昼云。我为你作个方便。譬如有人自不欲屙。却要走出占人坑厕。你道还好笑么。若向者里辨得。我也许你向衲僧门下识得些子臭气。

  养就家栏水牯牛。自归自去有来由。而今稳卧深云里。秦不管兮汉不收。(祖印明)

  壁上安灯盏。堂前置酒台。闷来打三盏。何处得愁来。(径山杲)

  清净行者不涅槃。破戒比丘无地狱。天台相接到西川。总是自家亲眷属。(照堂一)

  夜来村饮归。健到三四五。摩挲青莓苔。莫瞋惊着汝。(自得晖)

  陪钱弄傀儡。拌命打秋千。浑家无眼见。掩面哭苍天。(或庵体)

  国有定乱剑。家无白泽图。神仙张果老。踏破药葫芦。(朴翁铦)

  清净行者清净。破戒比丘破戒。各自安怗家邦。切忌放贼过界。(退庵奇)

  涅槃地狱本无差。祇为从前被眼遮。三脚瞎驴才𨁝跳。镬汤炉炭即吾家。(高峰妙)

  常拌白日寻花巷。尽把黄金作酒钱。反着襕衫高拍掌。大家齐唱太平年。(楚石琦)

  一叶翩翩不系船。夜深月落正堪眠。芦花两岸无余影。白鹭飞来破晓烟。(即念现)

  维摩

  因须菩提持钵入维摩舍乞食。时摩诘取钵盛饭谓言。汝能于食等者诸法亦等。诸法等者于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乃至彼外道六师是汝之师。因其出家。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入诸邪见不到彼岸。住于八难不得无难。同于烦恼离清净法。汝得无诤三昧。一切众生亦得是定。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堕三恶道。为与众魔共一手作。同诸劳侣。汝与众魔及诸尘劳等无有异。于一切众生而有怨心。谤诸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须菩提闻此茫然。不知以何答。置钵欲出。

  宝峰清云。义出丰年还他摩诘。其奈须菩提贪观天上失却手桡。致令食到口边被人夺却。 广胤标云。掩驰说之口。夺纷争之辩。莫之敢逆者贵乎明断。尊者当时何不取一抟食。待伊恁么道。直下塞却渠口。免得者汉向葛藤窠里着倒。虽然于今看来。亦似冷地输他先一着。分明笑倒老空生。 林友卉云。尽谓须菩提不能倒拈蝎尾逆捋虎须。致令食到口边被人夺却。殊不知尊者置钵欲去。不是好心。

  无边无际休斟酌。潮去潮来本自平。清浊浅深并苦澹。一般滋味迥分明。(保宁勇)

  邪见归依外道师。与师同堕复何疑。凭君满钵盛香饭。午日亭亭腹正饥。(张无尽)

  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镬汤无冷处。合眼跳黄河。(鼓山圭)

  独坐许谁知。青山对落晖。花须连夜发。不待晓风吹。(径山杲)

  白日街头独自行。夜间屋里独自卧。山高不碍白云飞。竹密不妨流水过。(照堂一)

  维摩。智度菩萨母。容受一切法而无分别相。

  一切法离分别相。依前诸相自如如。春风景里乾坤大。无限江山开画图。(仰山钦)

  维摩。示疾毗耶。佛敕文殊往问。殊曰。彼上人者难为酬对。深达实相善说法要。辨才无滞智慧无碍。一切菩萨法式悉知。诸佛秘藏无不得入。降伏众魔游戏神通。智慧方便皆已得度。虽然。当承佛旨诣彼问疾。

  沩山果云。居士门高。可谓壁立万仞水泄不通。拟心则差动念则隔。不拟不动落在无事界中。作么生入。良久云。退后退后。

  冷坐毗耶城。百病一时发。不得文殊来。几乎无合煞。(径山杲)

  示疾毗耶方丈。文殊亦难近傍。看来无药可医。祇是忌口为上。(浙翁琰)

  诈病从来不可医。文殊特为下针锥。事褫一喙长三尺。问着依前似鼓椎。(无准范)

  手提拂子坐胡床。眼似流星𩯭似霜。终日无言长示疾。却将好肉剜成疮。(率庵琮)

  皱断娘生八字眉。者些病痛有谁知。文殊针出膏肓穴。也是将为死马医。(仲宣琈)

  丈室端居错用心。那堪独树不成林。焉知病在膏肓里。却被文殊下一针。(笑翁堪)

  维摩。文殊师利。从无住本立一切法。

  伊庵权云。眼里藏针。耳中出气。

  自小从来不脱空。掘翻海底种青松。街头撞见李三黑。你自西兮我自东。(济水洸)

  无欠无余无必无固。法法圆融头头显露。无住为本兮妙叶难量。立一切法兮沙界罔措。咄咄。好鸟不栖无影树。(竹浪□)

  维摩。不断烦恼而入涅槃。

  朝生暮死千万遍。一日几回相见面。展阵开旗放出来。一指动时客戏见。(白云端)

  维摩。三十二菩萨各说竟。文殊曰。我于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是为入不二法门。殊又问维摩。摩默然。殊叹曰。乃至无有语言文字是真入不二法门。

  保福展云。维摩一默未出化门。又云。大小维摩被文殊一坐。至今起不得。报恩秀云。要起有甚么难。便掌。 雪窦显举文殊语毕。维摩道甚么。良久云。勘破了也。 琅瑘觉云。文殊赞善。也是杓卜听虚声。维摩默然。汝等不得赞龟打瓦。 大沩智云。不二法门是默然不是默然。若是。文殊则为剩语。不是。维摩一场虚设。 报恩秀云。横身为众不免祸出私门。那堪文殊点破已露瑕玼。直饶天童道现居俗尘而无俗气。也是掩鼻偷香。 磬山修云。语默上摸索有甚交涉。若向众菩萨未启口处识得根源。方知说即是默。默即是说。众菩萨未曾说一字。老维摩其声如雷。会么。龙象蹴踏。非驴所堪。 博山来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若以语默商量。何异钵盂安足。二大士虽别。涂脂傅粉水泄不通。以不二法门较之尚远在。 瀛山訚云。不二法门。文殊尽其神力捶击不开。争奈保福犹嫌未出化门。为甚如此。祖关无险易。玄路有高低。 天目灏云。维摩若不得文殊。几乎病杀。

  维摩大士去何从。千古令人望莫穷。不二法门休更问。夜来明月上高峰。(明觉显)

  虚空鸟迹谩追寻。幽鸟投声又报春。若识东西无异路。净名一室不平沉。(慈明圆)

  一个两个百千万。屈指寻文数不办。暂时放在暗窗前。明日与君重打算。(白云端)

  言言言兮飘风洒雪。默默默兮雷轰电掣。藕丝孔里骑大鹏。等闲挨落天边月。(懒庵需)

  曼殊问疾老毗耶。不二门开看作家。珉表粹中谁赏鉴。忘前失后莫咨嗟。区区投璞兮楚国膑士。璨璨报珠兮隋庭断蛇。休点破。绝玼瑕。俗气浑无却较些。(宏智觉)

  深入不二门。巧尽反成拙。一默定千差。常说炽然说。说拙万古清风寒彻骨。(松源岳)

  有无语默谩徒劳。居士何曾动一毫。世祖功臣三十六。云台争似钓台高。(别峰印)

  夜行侵早尽贪程。共听鸡声到五更。忽觉投明天自晓。各安生理乐欣欣。(南涧问)

  渔人有睡时。蚕妇无闲日。三九夜寒天。朔风吹水立。(节岩琇)

  维摩。佛以一音演说法。或有怖畏或断疑。

  或有怖畏或断疑。双明一句绝针锥。于斯切莫生欣厌。觌面还须眼似眉。(禾山方)

  维摩。观身实相观佛亦然。

  眼空四海恣纵横。鼻孔撩天信脚行。拏得电光为火把。却来日午打三更。(或庵体)

  四大将无来作有。一身以己去方人。曾闻打水鱼头痛。我佛原来共一真。(古南门)

  金刚

  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须菩提言。希有世尊。

  食讫跏趺坐石床。斗闲闲气烛天光。几多业识茫茫者。衲被蒙头在醉乡。(水庵一)

  卫城乞食沿门处。祇苑收衣洗足时。善现无端赞希有。斯文安得是如斯。(宝叶源)

  金刚。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希有希有佛。妙理极泥洹。云何降伏住。降伏信为难。二仪法中妙。三乘教喻宽。善哉今谛听。六贼免遮拦。(傅大士)

[NextPage]

  七手八脚。神头鬼面。棒打不开。刀割不断。阎浮跳踯几千回。头头不离空王殿。(冶父川)

  截断从教来滚滚。随流未必去滔滔。青山长锁欲飞势。沧海合知来处高。(心闻贲)

  金刚。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法眼益别云。若见诸相非相即不见如来。 宝华忍云。大小世尊抱桥柱洗澡。不肖则不然。若见诸相非相。即见诸相。虽然。要见如来即易。见诸相则难。 妙伟俊云。大小宝华只解草鞋里𨁝跳。要见诸相非相。更参三十年。

  有相有求皆是妄。无形无相堕偏枯。堂堂密密何曾闲。一道寒光烁太虚。(冶父川)

  映林映日一般红。吹落吹开总是风。可惜撷芳人不见。一时分付与游蜂。(心闻贲)

  金刚。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千严长云。世尊有两个舌头。无明祇有一个舌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而无差别。

  一金成万器。皆由匠者智。何必毗耶城。人人说不二。(觉海元)

  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寒时向火。热时乘凉。健即经行。困即打睡。仰面看天。开口取气。(保宁勇)

  金刚。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

  僧问首山如何是此经。山云低声。云如何是受持。山云莫染污。 冶父川云。且道此经从甚处出。须弥顶上。大海波心。

  佛祖垂慈实有权。言言不离此经宣。此经出处还相委。便向云中驾铁船。切忌错会。(冶父川)

  水出昆仑山起云。钓人樵客问来因。祇知洪浪岩峦阔。不肯抛丝弄斧斤。(投子青)

  金刚。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山堂静坐夜无言。寂寂寥寥本自然。何事西风动林野。一声寒雁唳长天。(冶父川)

  应无所住生其心。廓彻圆明处处真。直下顶门开正眼。大千沙界现全身。(呆堂定)

  东村市接西村路。南舍花开北舍春。山月如银牵老与。又贪纵目上高岑。(理安问)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栖。(石奇云)

  应无所住豁心空。金屑依然着眼中。蓦地虚空连底脱。大千经卷一时通。(孤云权)

  单枪疋马走风尘。柳色烟花敢近身。羌笛一声辽胆丧。霜轮现处更愁人。(隐元琦)

  金刚。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崇寿稠别云。心外有法应堕恶道。守住自己为人轻贱。 博山来云。缚杀多少人。解脱多少人。兼雌带黄。若以因果评。入地狱如箭射。

  明珠在掌。有功者赏。妍媸不来。全无伎俩。伎俩既无。波旬失途。瞿昙瞿昙。识我也无。(明觉显)

  水不洗水谁不知。旋岚常静太驱驰。千年历日如能算。免被巡官掌上推。(白云端)

  四序炎凉去复还。圣凡祇在刹那间。前人罪业今人贱。倒却前人罪业山。(张无尽)

  缀缀功过。胶胶因果。镜外狂奔演若多。杖头击着破灶堕。灶堕破。来相贺。却道从前孤负我。(天童觉)

  关关幽鸟啼红翠。一榻薰风惊午睡。舞袖单衫入市鄽。张公吃酒李公醉。(石雨方)

  故邦不相使单于。啮雪吞毡意自如。沙漠十年持汉节。忠英不假雁传书。(具足有)

  金刚。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

  菩提无实亦无虚。几个男儿是丈夫。丹穴不归金鸑鷟。碧潭空浸玉蟾蜍。(佛慧泉)

  生涯如梦若浮云。活计都无绝六亲。留得一双青白眼。笑他无限往来人。(冶父川)

  水中盐味。色里胶青。如来所得。一款招成。堪笑僧繇虽敏手。何曾描得志公真。(牧云门)

  金刚。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南堂静举德山到潭州诣婆觅点心。婆问。三心不可得。上座点那个心。德山无语。今夜代德山下转语。待他道三心不可得。祇向道咄咄。老婆不得无礼。似恁么莫太刚么。不然道。婆子你从甚么处得者消息来。似恁么又却太弱么。当时待他道三心不可得点那个心。祇向他道与我换热底一只来。才拟议。便与换却眼睛。乃颂云。

  过去现在未来心。播土扬尘无处寻。坐卧经行无不是。承当直下莫沉吟。

  过去心。不可得。收纶罢钓秋江碧。扁舟古岸恣闲眠。明月芦花深稳密。(承天宗三)

  现在心。不可得。法王家法存今昔。谋臣猛将定封疆。说甚隋珠并赵璧。

  未来心。不可得。不可得中祇么得。石含玉兮地擎山。惟证乃知难可测。千古流芳谁共知。清风匝地有何极。

  三清道士无仙骨。八教阇黎毁梵书。黑漆昆仑舞花鼓。天亲无著暗嗟吁。(或庵体)

  去岁春风燕子多。社前先到旧时窠。今年春色归将半。帘幕萧萧不见过。(宝叶源)

  金刚。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弥山头。大洋海底。拟欲动时。错矣错矣。(捬松𡨂)

  金刚。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色见声求也不妨。百花影里绣鸳鸯。自从识得金针后。一任风吹满袖香。(涂毒策)

  尽却耳根并眼底。不知何处见如来。数声幽鸟啼寒木。一片闲云补断崖。(野庵璇)

  金刚。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幻化空身即法身。个中无染亦无尘。拈匙把着如明了。扫地烧香不倩人。(慈受深)

  作事存心贵要精。不精终是不通灵。棋逢绝处着方妙。梅到寒时香愈清。(闲极云)

  暑往寒来总不知。有无名相一时离。正如黑漆屏风上。醉写卢同月蚀诗。(雪岩钦)

  华严

  普眼欲见普贤。不能得见。乃至三度入定。遍观三千大千世界。了不可得。白佛。佛曰。汝但于静三昧中起一念便见普贤。普眼于是才起一念。见普贤乘六牙白象住在空中。

  翠岩芝云。我道普眼推倒世尊。世尊推倒普眼。你道普贤在甚么处。 林皋豫云。才起一念便见普贤。祇如普贤还见普眼么。 崇先奇云。普眼不见普贤则且置。你道世尊还见普贤么。诸人不得随人脚跟转。世尊云但于静三昧中起一念。见底是普贤。不是普贤。若说是。前三度为甚不见。若不是。又道向空中乘六牙白象。不可总作野狐精见解。 破闇灯云。尽大地是个普贤。未举念时早已相见了也。何用作许多伎俩。虽然。从前汗马无人识。祇要重论盖代功。

  飘飘一雁落寒空。步步追空觅雁踪。踏破草鞋跟子断。巍然独坐大雄峰。(瞎堂远)

  华严。佛告普眼。颇有人能说幻术文字中种种幻相所住处不。眼曰不也。佛言。普眼。幻中幻相尚不可得。何况普贤秘密身境界。秘密语境界。秘密意境界。而能入其中。能入能见。

  晃晃在心目。昭昭居色尘。莫将银世界。唤作假银城。(北涧简)

  华严。解脱长者欲见安乐世界阿弥陀佛。随意即见。

  古木云封暗吐馨。微风吹动鸟啼新。夜明帘外翻身转。满袖花香满袖春。(本珠玥)

  华严。菩萨以菩提心为家。以如理修行为家法。

  浪宕楼头无籍人。零丁利帝可怜生。恶叉聚是此中入。佛子住非他处成。(北涧简)

  丈夫何必硁硁然。兰麝香分妓女边。酤酒烹羊且会客。尤欣酩酊笑顽仙。(灵润机)

  张公原不隐深山。家住青溪白石湾。编得笊篱随处卖。清风明月为谁闲。(海慧惺)

  华严。如有大经卷。量等三千界。在于一尘中。一切尘亦然。有一聪慧人。净眼悉能见。破尘出经卷。广饶益众生。

  拟破一微尘。分明昧此经。如何破经卷。出此一微尘。(北涧简)

  华严。我今普见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

  短篷烂醉绿蓑翁。月落江村睡正浓。晓觉起来双眼碧。波心牵动一丝风。(断桥伦)

  迷是谁兮悟是谁。山僧赢得眼如眉。新糊纸被烘来暖。睡到天明日上时。(无文灿)

  自沽村酒。醉烂如泥。开得眼来。日又西驰。(粟庵鼎)

  华严。法界观。法身流转五道名曰众生。故令众生现时法身不现。

  佛真法身。抵死谩生。自沽村酒。自把瓷瓶。却着衫来作主人。(北涧简)

  楞伽

  五法。三自性。二种无我。

  破瓶岂复作瓶事。焦种不因生蘖芽。如彼灵空槃大子。毛轮垂法翳开花。(鼓山圭)

  陕府铁牛白癞。嘉州大象耳聩。两个病痛一般。咄哉漆桶不快。(径山杲)

  楞伽。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

  百八全该一句通。毫端不涉示真宗。无门衍出泼天户。千圣同途辙不同。(竹浪)

  涅槃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径山杲云。真生无可生。真灭无可灭。寂灭忽现前。虾蟆吞却月。 天宁琦云。寂灭不现前。心心生与灭。龟毛扇子扇。泥牛一点血。 天奇瑞云。三界大师何得似灵龟拽尾。既是诸行无常。因甚却存寂灭。 兴善广云。黄面老汉话作两橛。

  涅槃。譬如猛火不能烧薪。火出木尽名为烧薪。

  黑夜三更。认子为贼。赶到天明。笑杀老伯。(古南门)

  心经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黯淡滩。黯淡滩。十度船来九度翻。惟有三山陈上舍。担一柄伞岸上行。奈我何。(无准范)

  是大神咒。四大六根元不有。是大明咒。三世十方无透漏。是无上咒。海印圆光明已久。是无等等咒。士农工商各成就。何故。去年梅。今年柳。颜色馨香依旧。等闲勘破悟桃花。选甚法身藏北斗。(或庵体)

  应化圣贤

  文殊

  因庵提遮女问。明知生是不生之理。因甚却被生死之所流转。殊曰其力未充。

  进山主问修山主。明知生是不生之理。因甚被生死之所流转。修云。笋毕竟成竹去。如今作篾使得么。进云你向后自悟去。修云上座作么生。进云。者个是监院房。那个是典座房。修礼谢。 罗汉机云。有者道与么答话添上一重枷锁。殊不知文殊等闲出一语。如金刚王剑。才拟议早是血溅梵天了也。虽然。今日却被机上座捉败。 云松品云。眉梢头日上月下。修山主未别机宜。脑顶后云卷风驰。进山主惯得其便。虽然如是。修山主礼拜不是好心。 木庵标云。登高而招臂非加长。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而闻者彰。庵提文殊。问在答处。答在问处。二俱且从。祇如生死还干涉得伊么。良久云。白日青天。切忌说梦。

  将军有力下重围。八户风高马不嘶。两眼忽开天地阔。太平无象到今时。(中峰本)

  渔蓑倒挂祇么行。苦雨恶风昼掩门。阵阵吹来迷古渡。闲愁徒自向谁分。(法林音)

  文殊问庵提遮女曰。生以何为义。女曰生以不生生为生义。曰如何是生以不生生为生义。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风四缘未尝自得。有所和合而能随其所宜。以为生义。又问死以何为义。女曰死以不死死为死义。曰如何是死以不死死为死义。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风四缘未尝自得。有所离散而能随其所宜。以为死义。

  生无所生。死无所死。风动尘飞。波沈浪止。和合离散。随处发现。满月弯弓。双雕一箭。(佛性泰)

  问处分明答处端。当机觌面不相瞒。死生生死原无际。月上青山玉一团。(简翁敬)

  文殊令善财采药曰。是药者采将来。善财遍观大地无不是药。却来白曰无不是药者。殊曰是药者采将来。财乃拈一茎草度与殊。殊曰此药能杀人亦能活人。

  五祖戒出善财语。云惭愧。 首山念云。文殊大似掩耳偷铃。 琅玡觉云。文殊可谓诚实之言。要且额头汗出。口里胶生。 沩山喆云。善财能采。文殊善用。非但寝疾毗耶。直饶尽大地人抱必死之疾到文殊所。教他个个脱体而去。何故。解用不须霜刃剑。延龄何必九还丹。 梁山远云。得之于心。伊兰作栴檀之树。失之于旨。甘露乃蒺藜之园。文殊当时与么举扬。若不是善财声应气求。未免一场懡㦬。还知二老落处么。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门首透长安。 天童华云。文殊被善财换却眼睛。 乌石道云。尽道善财能采不能用。文殊能用不能采。殊不知两个汉。天共白云晓。水和明月流。 崇先奇云。二人互相热瞒。不顾旁观者哂。

  是药拈来更不疑。师资相见在临时。从兹病甚无医处。杀活还应作者知。(佛印元)

  大地苍生病似麻。吉祥灵药示无涯。其间杀活难分辨。又是重添眼里花。(保宁勇)

  药病相治贬更褒。当机杀活按吹毛。毗卢海阔烟波静。谁把长竿钓巨鳌。(照觉总)

  采药与用药。相逢一会家。杀人活人不眨眼。白玉无瑕却有瑕。(石田熏)

  无著菩萨

  问善财曰。我欲见文殊。何者即是。财曰汝发一念心清净即是。无著曰我发一念心清净。为甚么不见。财曰是真见文殊。

  神鼎揆云。无著不见文殊。颟顸不少。善财钩头有饵。头上安头。若起心精进得见文殊。三生六十劫。复颂。

  不见如何真是见。水中盐味色胶青。翻怜掩鼻偷香者。眼里无筋一世贫。

  无边身菩萨

  将竹杖量世尊顶。丈六了又丈六。量至梵天不见其顶。乃掷下杖合掌说偈曰。虚空无有边。佛功德亦然。若有能量者。穷劫不可尽。

  白岩符云。无见顶相。莫说一无边身。设使百千万亿无边身。尽其神力穷未来劫亦量不尽。虽然。乃抬眸云。白岩者里不消一觑。 法林音云。白岩也是贪观天上。殊不知世尊无见顶相被无边身狼藉殆尽。

  点天棒月浪施功。竹杖抛时亲到顶。夜深摸着枕头边。被窝肩满朔风冷。(三峰藏)

  利益菩萨

  白然灯佛。我欲得阿耨菩提。唯愿世尊教示我。令速成菩提。灯曰。利益。汝观此世间。何者一法是汝所问。

  含元殿里话长安。明暗双双互热瞒。无量劫来成底事。依然忘却宝华冠。(㵎庵怡)

  • 上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四
  • 下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