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六祖坛经 >> 敦煌版 >> 正文

关于不二法门与慧能禅法(二)

作者:杨曾文 来源:新版 敦煌新本 六祖坛经 更新时间:2011-03-30 点击:4744

  〔一〕宇井伯寿提到的西夏文《坛经》残本六叶,是北京图书馆一九二九年购藏的,一九三二年《国立北平图书馆刊》四—三的《西夏文专号》刊藏了罗福成的释文和照片三张。此外,龙谷大学藏有西夏文《坛经》残片一叶,发表于《西域文化研究》第四《中亚古代语文献》(一九六一年法藏馆版)图版四十一,据考证,此叶与北京图书馆所藏六叶相接。

  〔二〕关于大乘寺本和金山天宁寺本的介绍,见椎名宏雄所写的文章,载于《印度学佛数学研究》二三卷二号(一九七五年三月)。

  〔三〕一九三四年铃木大拙与公田太郎用石井光雄收藏的敦煌写本《神会语录》为底本,校之以胡适《神会和尚遗集》(一九三〇年亚东图书甜版)中的「神会和尚第一读书」(伯希利三。四七前半),出版校订本《荷泽神会禅师语录》。此録前缺,中间比胡适本略祥,后附从达摩到慧能的六祖师传和《大乘顿教颂并序》为胡适本所无。尾部有沙门寳珍、判官赵看琳的校勘记,谓完成于唐贞元八年(公元七九二年。)

  〔四〕Philip B, Yampolsky, the Platform Sutra of the Sixtl Patriarch-the text of the Tun-Huang Manuscript—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NewYork and London,1967.

  〔五〕Wing-tsitChan.the Platform Scripture-the basic Classic of Zen Buddhism-stJoh’us University Press NewYork,1963.

  〔六〕一九八三年台湾正闻出版社再版。本文所引,据此新版书。

  〔七〕钱穆、印顺等人的文章,可见由释道安监修、张曼涛主编的《现代佛教学校业刊〔一〕﹒六祖坛经研究论文集》)(台湾大乘文化出版社一九七六年版。)

  〔八〕参见日本大东出版社刊《敦煌佛典和禅》(一九八〇年)所载柳田圣山《总说》

  〔九〕见川上天山《西夏语译六祖坛经》,载一九三八年《支那佛教史学》二——三,另附录在柳田圣山主论《六祖坛经诸本集成》(中文出版社,一九七六年版)。日本龙谷大学所藏西夏文《坛经》残叶一件,据考证与北京图书馆所藏叶片相接,其图片见《西域文化研究》第四(法藏馆一九六一年版)图版四一。

  〔一〇〕见图仁《入唐新求圣教目录(承和十四年)》载《大正藏》卷五十五。此《坛经》也有的误题「沙门入法译」。

  〔一一〕见圆珍《福州温州台州求得经律论疏记外书等目录》,载《大正藏》卷五十五。图珍其它的目録作《曹溪能大师坛经》一卷。

  〔一二〕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衢州本)卷十六载录《六祖坛经》三卷(袁州本作二卷)题:「右唐僧惠昕撰,记僧卢慧能学佛本末」。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考》转录之,但将「惠昕」写作「惠眇」。日本永超在宽治八年(一〇九四)编的《东域传灯目录》记载有《六祖坛经》二卷,下注曰:「惠能作。疑惠能资惠忻(昕)作欤?又下卷可惠昕云云。」

  〔一三〕日本近年发现的名古屋真福寺所藏《六祖坛经》是这种刊本的抄写本。抄写年代为日本的南北朝时代(一三三六—一三九二)。此本在前面有惠昕的序,后有大中祥符五年岁次壬子十月八日周希古的叙,谓「乃劝诸善识(原作「谛」),印经受持」。见石井修道《真福寺文库所藏的〈六祖坛经〉介绍)(载一九七九年十一月《驹泽大学佛教学部论集》第十号)。

  〔一四〕日本石川县大乘寺所藏《六祖坛经》为此本的抄本。当抄写于十三世纪。书前有宋政和六年丙申元旦比丘存中的序,谓「谨再刊傅,庶几学者悟其本焉」。见一九四二年铃本大拙校订《韶州曹溪山六祖坛经》及附录(岩波书店刊)。

  〔一五〕日本京都兴圣寺发现此《坛经》的覆刻本(五山版)。书前有惠昕的序和晁子健的刊记。晁子健谓此书原是其七世祖文元公(胡适考证是北宋文学家晁过)的遗物,书后有其自题:「时年八十一,第十六次看过」。参照晁回的其它事迹,他看过第十六次题字时是天圣九年(一〇三一),晁子健说在南宋绍兴二十三年〈一一五三〉将此本刻于崭州。

  〔一六〕此据《曹溪大师傅》。此傅中无慧能从客听《金刚经》之情节,谓「至咸亨元年,时惠能大师,俗姓卢氏,新州人也。少失父母,三岁而孤……其年大师游行至曹溪」。这里明言父母双亡。可能据慧能曾自述,他到曹溪是在母亲死亡以后。《坛经》各本均言慧能听《金刚经》后立即安置养母事宜,北上投弘忍。此常为略述。从慧能初会弘忍的答问来看,他对佛法,特别是涅盘佛性学说早有了解,故《曹溪大师傅》所述慧能去黄梅前在曹溪从无尽藏尼学《涅盘经》等情节是可信的。关于其母,慧能从黄梅受法回来后,任何资料没有讲他探母之事,《曹溪大师傅》虽说「少失父母」有误,但他去黄梅前父母双亡是可信的。

  〔一七〕也简称《最上乘论》、《一乘显心论》。敦煌写本中有斯坦因二六六九、三五五八、四〇六四,伯希和三四三四、三五五九、三七七七,北京图书馆「字」〇四,日本大谷大学图书馆本。此外,朝鲜《禅门撮要》也收有此文。铃木大拙《少室逸书及解说》收有北图所藏敦煌本的校订本。

  〔一八〕据《楞伽经》卷二、卷四的《一切佛语心品》第一之二及之四。认为如来藏自性清净,但被「阴界入垢心所缠,贪欲恚痴,不实妄想、尘劳所污」,又说「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编造一切趣生……为无始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这样,如来藏既是一般所谓的六识,又是第八识,即为不离烦恼的「妄心」。而从体上讲,它又是佛性、真如。慧能所说的「心」,在不同场合灵活地运用这些含羲。

  〔一九〕原文曰:「高贵德王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若犯重禁,谤方等经,作五逆罪、一阐提等有佛性者,是等云何复堕地狱……断善根时所有佛性云何不断? ……世尊告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摩诃萨言……善根有二种:一者内,二者外,佛性非内非外,以是义故佛性不断;复有二种:一者有漏,二者无漏,佛性非有漏非无漏,是故不断;复有二种,一者常,二者无常,佛性非常非无常,是故不断。……」(卷二十二)慧能所说的「善」、「不善」一段,以及「是为不二」,是自己据经意所加。

  〔二〇〕原文:「若言无明因缘诸行,凡夫之人闻已分别生二法想;明与无明,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若言诸行因缘识者,凡夫谓二:行之与识,智者了达其性无无二,无二之性即是实性……」(卷八。)

  〔二一〕见中川孝《禅的语录•六祖坛经》(筑摩书房一九七六年版)(一)之注。

  〔二二]子牟,见《庄子﹒让王第二十八):「中山公子牟谓瞻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关之下……」谓虽身居江海,但心不忘朝廷。「远公」,指东晋慧远(三三四—四一六),「虎溪」是他所居东林寺门前的溪名。《高僧传》卷六本传载:「自远卜居庐峰三十余年,影不出山,迹不入俗,每送客游肿,常以虎溪为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