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蕴居士
2018-06-14 16:08

襄州(今湖北襄阳)庞蕴居士,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字道玄,衡州(今湖南衡阳)衡阳县人。其祖上世代以儒为业。庞居士少年时,即悟尘劳苦空,遂发心探求解脱之真谛。
唐贞元年间,庞居士前往南岳,参谒石头希迁禅师。
庞居士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
石头禅师连忙用手掩住庞居士的嘴。庞居士豁然有省。于是留在石头座下参学,并与丹霞禅师成为好朋友。
有一天,石头禅师问道:“子见老僧以来,日用事作么生(你自从见老僧以来,在日常事务中,如何用心)?”
庞居士回答说“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说完,遂呈上自己写的悟道偈子:
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
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
朱紫谁为号,北山绝点埃,
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
 
石头禅师看了他的偈子,点头表示肯定,并希望他出家,问道:“子以缁邪,素邪(你是打算出家还是当居士)?”
庞居士道:“愿从所慕。”
因此,他选择了居士生活,而没有落发出家。
 
庞居士在石头座下参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前往江西洪州,参礼马祖。
初见马祖,他又抛出了那个老问题:“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
马祖道:“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
庞居士于言下顿领玄旨,从前所残留的疑情一扫而光。
开悟后,庞居士继续留在马祖座下参学,时间长达两年。通过这两年的朝夕参承,他的修证日趋高峻,机辩迅捷,为诸方之所仰慕。
离开马祖后,庞居士便过起了云游的生活。庞居士所到之处,禅门老宿都争相往复问酬。庞居士皆随机应响,为人解粘去缚。其机锋言辩,皆超出常规,令人难以捉摸。
 
有一天,庞居士来到一处讲肆,随喜听某位座主讲《金刚经》。当座主讲到“无我相无人相”的时候,庞居士问道:“座主!既无我无人,是谁讲谁听?”座主被问得无言以对。庞居士道:“某甲虽是俗人,粗知信向(消息)。”座主问“只如居士意作么生(依居士之见,如何回答)?”庞居士于是作偈答曰:
无我复无人,作么有疏亲。
劝君休历座,不似直求真。
金刚般若性,外绝一纤尘。
我闻并信受,总是假名陈。
 
座主闻偈,心意豁然,欢欣踊跃,归仰赞叹。
 
元和年间,庞居士向北游方,来到襄汉一带。于是在那儿定居下来。他有个女儿叫灵照,没有出嫁,日常就跟着庞居士制作竹漉篱(滤水用的竹器)。竹漉篱做好后,她就拿到集上去卖。他们一家人就靠这个来维持生计。虽然他们的生活清苦,但是,一家人却很自在,过着一种大隐隐于市的生活。庞居士有一首偈子,表达了即世而出世的在家修行生活:
心如境亦如,无实亦无虚。
有亦不管,无亦不拘。
不是贤圣,了事凡夫。
易复易,即此五蕴有真智。
十方世界一乘同,无相法身岂有二?
若舍烦恼入菩提,不知何方有佛地。
护生须是杀,杀尽始安居。
会得个中意,铁船水上浮。
 
庞居士的女儿灵照,修行也非常好。父女俩还经常一起斗机锋。
有一天,庞居士问灵照:“古人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如何会?”
灵照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
庞居士一听,莞尔一笑,知道女儿大事已毕。
 
庞居士临入寂的时候,与女儿灵照合演了一段精彩的公案:
有一天早晨,庞居士告诉灵照说:“视日早晚,及午以报(注意一下太阳的高低,到了正午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灵照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匆忙跑进来,报告庞居士道:“日已中矣,而有蚀也(太阳已经到了正中,但是有日蚀)。”
庞居士一听,便走出户外观看。
哪里有什么日蚀!庞居士知道上当了,连忙进屋,却发现女儿灵照已登上自己的禅座,合掌坐化了。
庞居士笑道:“我女锋捷矣(我女儿动作真快啊)!”
于是,庞居士决定再逗留七天,以便安排女儿的后事。
 
庞居士临终前,他的好友前来问疾。庞居士告诉他说“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说完,便枕着于朋友的膝盖奄然而化。
 
庞居士入寂后,他的朋友根据他的遗命,将他的尸体焚化后洒入江湖。僧俗信众无不哀悼。大家都说他就是中国的维摩诘居士。

通讯地址: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南华禅寺 联系方式:0751-6501014(客堂)0751—6502258(信息部)
传真:0751-6502122 QQ群:69675032 88516084 75061289
Copyright (C)中国禅宗网 旧版 All Right Reserved 南华禅寺版权所有 ICP证粤A1-20100101 技术支持:凤星科技